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徐而谈

小学语文教学研究。文学评论与阅读。

 
 
 

日志

 
 
关于我

徐如松 1986年参加工作,任校长15年,现任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副主任。中学高级教师,市名师,省优秀教师,省名师培养人选,省中小学“高级访问学者”,“浙派名师”培养人选。2次获市“书香家庭”,2次获市“年度读者”,2015年获浙江教育报“书香人物”,在《中国教育报》《语文教学通讯》《教学月刊》等发表教学论文、散文、小说评论200多篇,是《小学语文教学》《教师博览》杂志签约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小说评论】护士长之殇——评杨晓升中篇新作《病房》  

2017-03-05 10:05:33|  分类: 文学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语】本文发表于江苏省无锡市《江南晚报》2017年3月5日,发表时编者作了改动

护士长之殇

——读著名作家杨晓升的中篇小说《病房》

浙江省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  徐如松

京城某三甲医院神经内科护士长唐慧娟尽力将二十年前的初中班主任、现七十高龄并中风了的李建文老师及时安排进了病房。女婿为岳父找到的护工王美丽,也恰巧是李老师二十年前的学生,并且与唐护士长同学。按照人伦常理推测,师生关系叠加同学关系,一定会呈现出温馨祥和的结果,然而事与愿违,近一个月的朝夕相处,护工王美丽对李老师尽释前嫌、敬佩有加,而对唐护士长却从平淡中洞悉了人性,毅然回绝了到她家护理婆婆的请求;另一方面,唐护士长受到一系列现实刺激和道德煎熬后,竟然在下班途中误闯了红灯,丧生于槽罐车轮之下。唐护士长之殇,折射出哪些况味?读完杨晓升的中篇新作《病房》之后,一定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教育之殇

都说教育为了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为未来奠基,然而现实怎么样呢?李建文任教的学校地处山西省某偏远乡镇。唐慧娟和王美丽上初三那年,大约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作为敬业好老师,班主任李建文发现天生丽质、性格开朗的女生王美丽不用心读书,而且还影响到成绩优秀的男生,就对她进行严厉的批评教育,致使王美丽逃学、辍学,李老师事后感到后悔、自责,上门家访吃了闭门羹。李老师安排第二次家访时,校长制止了他,说已经家访过了,现在自己不来,学校求之不得,少掉一个后进生,就能提高中考升学率。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发生在1990年代中部省份偏远山区乡镇中学的事情,不是发生在北上广深和沿海发达地区。不能说李建文老师不是一个称职的老师,作为毕业班班主任的他全力以赴,发现班级歪风就采取措施、立即制止,但他的方式方法却存在着诸多问题:一是不懂青少年身心发展规律,不问青红皂白就批评王美丽“狐狸精一样勾引男生”。二是唯成绩是瞻,只顾“抓两头”——关注优秀生和后进生,而没有“带中间”——忘记了中间部分的绝大多数学生。唐护士长当初“默默无闻”“学习成绩虽不冒尖,却也一直保持在中等偏上,最终竟也跳出农门,考上了北京一所护理学院”,说到底就是考取了职业大专。这部分学生自生自灭,长期缺少班主任的关注和正确引导和教育。三是李老师教育理念的模糊与盲从。学校教育难道仅仅是为了升学分数?校长的唯分是图、急功近利固然错误,但李老师的盲从也反映出他内心的动摇与无奈……是谁让家长形成“女娃读那么多书有啥用”的观念,是谁让校长和老师产生“只要分数不要人”的短视理念?护士长之殇,与她早期接受的教育之间一定存在若即若离的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说,护士长不是死在“闯红灯”,而是输在教育这条“起跑线上”。

医疗之殇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学校如此,医院亦如此。唐慧娟毕业后有幸进入京城这家三甲医院的神经内科,虚心好学、兢兢业业,从护士干起,经过近二十年的打拼,终于坐上了护士长岗位,可谓功成名就。就是她的婚姻,也是住院病人——周局长热心牵线搭桥的,由此可见唐慧娟的工作,确实得到了领导、同事和病人的肯定。

作为农村出来的“凤凰女”,嫁到皇城根下,即使贵为护士长,唐慧娟回到家里还只能是个“小媳妇”。好在唐慧娟老实巴交的父母和亲戚没给她多少麻烦,只是赡养父母的责任也要落到她的肩上。所以尽管一开始诚惶诚恐,但受到周围同事的影响之后,面对病人家属主动送来的红包,“只要感觉安全,唐慧娟也不会推辞,回到家也绝不会告诉丈夫和婆婆,而是作为自己的私房钱,稍稍存入自己单独开设的个人账户,一部分用于接济老家的父母,余下的用于自己的零花”。病人到底要不要给医生送红包,送多少红包?同病房的某县组织部长雷政富太太在“挪床事件”上所表现出来的飞扬跋扈,似乎给出了答案:“搞定了搞定了,主任医师、主治医师、护士长等等,所有环节我都红包开路,一个一个搞定了。”从医院医生和病人家属两方面审视,也许就是医生收受红包的现状与原因。

问题在于,绝大多数病人都是穷人,同病房的另一个病人刘平民就是典型。刘彩霞一家用尽了几万元积蓄,还没有看好父亲的病,而在家的弟弟又来催讨学费,真是雪上加霜。李建文出于善良和感动,捐出五千元救急。他虽然知道医院存在不正之风,因为自己这次住院也是动用了师生关系才得以成功,所以当护工王美丽问他该不该给医生送红包时,李建文“先是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李老师的不置可否,是他模棱两可吗?不是。他此时内心一定是矛盾、痛苦的,但他面对现实,只能无可奈何。

最为可气的是,护工王美丽为了伸张正义,拦住院长高从善和市卫计委副主任马顺风反映情况时,高院长拍着胸脯说:“我向你百分之百保证,本院绝对杜绝红包。如果你发现本院医生向患者索要红包或者收受红包,无论牵涉到哪位医生,我们将一律严肃处理,严惩不怠!”当王美丽向高院长和马副主任讲述了刘家的遭遇后,高院长“如释重负”,当场决定免去刘家的后续医疗费用。在高院长的督促下,医院主动联系新闻媒体对免除医疗费进行了连篇累牍的报道,而对王美丽拔刀相助的“拦轿行动”只字未提。唐慧娟耳闻目睹事件的全过程,多次想上前阻拦、规劝同学王美丽,但思前想后“便毅然决然地掐灭了自己内心的冲动,她甚至为自己的理智感到欣慰与庆幸”。唐护士长之殇,我们可以看清一名普通护士到护士长的嬗变,也可以感觉到从院长到医生护士、从医院到上级及媒体之间的“利益共同体”。

家庭之殇

小说写到了多个家庭:最主要当然是护士长唐慧娟家庭,其他有刘平民家庭、护工王美丽家庭、李建文老师家庭和某县委组织部长雷政富家庭。

前文已述,唐慧娟作为“凤凰女”,有幸嫁入四代京城家庭。副处长丈夫陈家男从小单亲,对母亲言听计从,而婆婆出于儿子仕途的考虑,同意了这门亲事,但从此形成了婆媳间的隔阂,就算唐慧娟及时给陈家生了儿子,自己晋升为护士长,也改变不了“小媳妇”的命运。唐慧娟之所以逐渐收下病人主动送上的红包,与这个家庭不无关系,虽然也没有触犯刑罚,但她的道德因此沦丧,并且逐渐深入到麻不不仁,同时上升到现实的功利主义。

尽管稍微夸张了点,但刘平民家庭确实是千百万普通民众家庭的真实写照。如果说“看病难”是政府民生问题,那么“看不起病”则是普通民众的切肤之痛。刘平民中风住院一两个月就花完了家庭全部积蓄,老婆和女儿刘彩霞日夜陪护,以咸菜馒头度日。懂事的女儿为了省钱,晚上只能睡在医院的小公园里,为了给医生送红包,竟然到血头那里卖三百毫升血换来一千元。而此时,在农村上学的弟弟又打来电话索要学费。护工王美丽的家庭也好不到哪里。辍学之后的王美丽嫁给了村长儿子,但丈夫游手好闲、拈花惹草,在一次家暴之后,王美丽选择离家出走,到京城做起了护工……屋漏偏逢连夜雨,农民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如果温饱问题、看病问题等得不到解决,那么就算夫妻恩爱、子女懂事也是空中楼阁。这样的家庭,一场大病或者一次家暴,就会摧毁一切。值得欣慰的是,刘家住院期间遇到了“贵人相助”,暂时解除了危机,而王美丽在京城做护工也走出了生活的阴影。

李建文家庭应该算中产阶级。作为退休教师,他的医药费是有保障的,加上女儿女婿在京城都有工作,算小康之家。唯一遗憾的是只要有老人生病住院,子女就没法陪护,因为子女还小,自己的工作也不能缺位,只能外聘护工。生活可以继续,但压力不可谓不小。而组织部长雷政富家庭则是上层家庭代表。从雷太太的嚣张戾气中,我们可以窥一斑而见全豹。此时的组织部长虽然奄奄一息,但我们不难想见他昔日在台上的“光辉形象”,大权在握,一言九鼎。这样的家庭,夫贵妻荣,趾高气扬,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贪赃枉法,最终一定逃不了法律的制裁,老虎苍蝇一并拍掉。

托尔斯泰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不同,其实反过来说也一样。《病房》中写到的五个家庭各有不同,以护士长之殇“天地间骤然响起一片凄厉的惊呼”为警钟,敲响了“时代之殇”——村民医疗保障、城镇养老陪护、村镇基层管理、城乡观念鸿沟、权利腐败治理。

(中篇小说《病房》,原载云南“大益文学”书系第二辑,漓江出版社20172月第一版)

【小说评论】护士长之殇——评杨晓升中篇新作《病房》 - 语文建设 - 徐徐而谈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