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徐而谈

小学语文教学研究。文学评论与阅读。

 
 
 

日志

 
 
关于我

徐如松 1986年参加工作,任校长15年,现任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副主任。中学高级教师,市名师,省优秀教师,省名师培养人选,省中小学“高级访问学者”,“浙派名师”培养人选。2次获市“书香家庭”,2次获市“年度读者”,2015年获浙江教育报“书香人物”,在《中国教育报》《语文教学通讯》《教学月刊》等发表教学论文、散文、小说评论200多篇,是《小学语文教学》《教师博览》杂志签约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爆米花【原创散文】  

2016-10-02 13:50:34|  分类: 生活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爆米花

嘉兴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 徐如松

曾经听说过一句调侃,到影城里吃爆米花。我是个不怎么进影城的人,但出差在高铁上,我却经常能看到服务员售卖爆米花。白中带着金黄,蓬松松的,像一个个极小的蘑菇,纸袋包不住浓重的香甜味,阵阵袭来。每当此时,我都会情不自禁地回想起儿时的岁月。

小时候,每年秋收之后,农家才有闲暇日子。当北风吹起,树叶扑簌簌地落地之时,爆米花师傅就会准时出现在队里晒场上。师傅找好一个避风位置,将担子卸下来,熟稔地将爆米花机器架在铁架上。这机器既像一头小黑猪,又像一个大葫芦,还像电影里鬼子扔下来的炸弹。由于不停地转着在煤炉上受热,整个机器黑咕隆咚的,成了一个小黑炉。朝外一头按着一个厚厚的盖子,盖子上还长着一个“牛角”,朝里一头长着一个圆圆的手柄,里边还有一个气压表,可以掌控时间和热度。

爆米花师傅生好煤炉的时候,很多盛着晚粳米、蚕豆、年糕等篮子、蒲篓已经自觉地排好了队伍。师傅一脚踩住圆圆的手柄,小黑炉就呈七十五度朝天了。他用套筒套住盖子上的“牛角”,用力一拧,盖子打开了。师傅用衣袖一抹黑黝黝的口子,算是搞了卫生,用破旧的搪瓷杯子量好食物,就往里倒。在盖上盖子前,师傅问一声“甜点还是怎样”,排队的人几乎异口同声回答“甜点”。师傅就旋开一个小玻璃瓶,往小黑炉里抖进几粒糖精。师傅拧紧盖子的时候似乎很用力,咬紧牙关,有时还会发出“嗯哼”的声音。

爆米花师傅右手转着小黑炉,左手拉着风箱,不时拨拨焦煤,瞧瞧气压表。我看着痒痒,跃跃欲试,斗胆上手帮他拉风箱,师傅竟也同意了。我拉着风箱,听着“乎迫、乎迫”的声音,陶醉其间。只一会儿工夫,一炉爆米就要爆成。师傅将小黑炉旋转九十度,将朝外一头套进特制的麻袋(加长的尾部接上了蛇皮袋),“牛角”正好露在外面。师傅套上套筒,大喊一声“响了”,随着“嘭”的一声,一股热气腾腾的白烟从蛇皮袋底冒出,随即,香气扑面而来。

那时候,爆得最多的是晚梗米。刚刚出炉的爆米花还有一股热气,但小伙伴们早已不顾,抓起一把就往嘴里塞,还要装满自己的裤兜。大人们连说“好了好了”,爆米花是要过年泡糖茶招待客人用的呀!如果谁家亲戚多,只爆一响爆米花招待客人是绝对不够的。当然,也有人家爆年糕、蚕豆,这在小伙伴眼里算是高档食品了。谁家如果爆了年糕,能够讨上两片满足一下口福,那股兴奋劲就甭提了。

爆米花师傅都是苏北人,他们走村串户讨生活,颇为艰苦。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每年底都能看到他们忙碌的身影。后来,市场上出现了“傻子瓜子、锅巴、葱卷糖”,就再也见不到爆米花师傅,听不到“响了——嘭”的声音了。如今,坐在影城里、乘在高铁上吃到的爆米花,能够找回童年时代的味道吗?

  评论这张
 
阅读(5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