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徐而谈

小学语文教学研究。文学评论与阅读。

 
 
 

日志

 
 
关于我

徐如松 1986年参加工作,任校长15年,现任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副主任。中学高级教师,市名师,省优秀教师,省名师培养人选,省中小学“高级访问学者”,“浙派名师”培养人选。2次获市“书香家庭”,2次获市“年度读者”,2015年获浙江教育报“书香人物”,在《中国教育报》《语文教学通讯》《教学月刊》等发表教学论文、散文、小说评论200多篇,是《小学语文教学》《教师博览》杂志签约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自创文本《天窗》  

2016-05-13 08:22:35|  分类: 生活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窗

 

我小的时候,乡下有三间木结构平房。东边间往北,有两间“落北头”,既是灶头间,也是前后两进房子的通道。后面也有三间木结构平房,只是开间小一些。

我家的平房有上百年历史了,墙门略显破败,白色的墙面经过腐蚀,已经变成黛黑了。两边的厢房,除了朝南有一扇木板窗外,东西两边和朝北的墙上都不开窗户。只有屋顶上的小小天窗,是房间唯一的采光源。

两根椽柱之间,留着一个长方形,瓦片由一块玻璃替代,大小类似眼下台式电脑的键盘,这就是天窗,它给我的童年带来了欢乐。

盛夏农忙时节,大人都要午休,不许小孩吵闹。父母给我“约法三章”,告诫我天窗里的光线移到五斗橱的脚上,才可以发出声音,否则要给我吃“蹋饼”。我盘腿坐在篾席上,望着从天窗里射下来的光束发呆,真想让它走得快一点,再快一点。我掰着手指,掰过来掰过去,感觉有好一阵了,定睛一看,可光束还是纹丝不动,真是失望。正在我百般无聊之际,突然发现光束中有成千上万的小不点儿在飞舞。我一下兴奋起来,抽出蒲扇朝光束猛扇,可奇怪的是,这些小不点儿还是纹丝不动,任你怎么扇风,也赶不走它们。

我家灶间也有一个天窗,那是奶奶一日三餐的凭据。天窗射下来的光束,照到汤罐盖上了,那就是要开始烧中饭了;照到挂在梁上的饭篮了,那是提醒你可以吃“小下午”了;而斜射到砧板上呢,则是到了考虑准备晚饭的时间了。每次奶奶确定了烧饭时间,我都要跑到父母房间,看一看小闹钟,不得不佩服奶奶对时间的判断。后来,当我读到“一寸光阴一寸金”的时候才恍然大悟,时间称为“光阴”竟有如此的贴切。

我上初中的时候,搬到了后屋里睡觉,房间里也有一个天窗。那时为了中考,我每晚复习至深夜。熄灯后,银色的月光从天窗里泻下来,照在我的床头,真是“床前明月光”啊!望着皎洁的月光,我浮想联翩,想到“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想到“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想到“月朦胧,鸟朦胧……”,想到“月亮走,我也走……”此时此刻,天窗成了我的挚友,沟通了我与世界的联系。

 

(本文选自201648日《嘉兴日报》。作者徐如松,选编时作了改动)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