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徐而谈

小学语文教学研究。文学评论与阅读。

 
 
 

日志

 
 
关于我

徐如松 1986年参加工作,任校长15年,现任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副主任。中学高级教师,市名师,省优秀教师,省名师培养人选,省中小学“高级访问学者”,“浙派名师”培养人选。2次获市“书香家庭”,2次获市“年度读者”,2015年获浙江教育报“书香人物”,在《中国教育报》《语文教学通讯》《教学月刊》等发表教学论文、散文、小说评论200多篇,是《小学语文教学》《教师博览》杂志签约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一切景语皆情语  

2016-03-09 09:31:00|  分类: 阅读教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切景语皆情语

——浅谈写景文中的“人”

◎ 浙江省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  徐如松

现行小学语文教材,选编了很多写景的诗文,比如老舍《草原》、季羡林《自己的花是让别人看的》、琦君《桂花雨》、冯骥才《花的勇气》、刘章《搭石》,以及柳宗元《江雪》、翁卷《乡村四月》等。教学这些诗文,教师当以“人”为本,做到“心中有人”、“手下留人”,引导学生充分感受文中所描绘的景物,披文入情,体会作者真实的情感世界,从而引发共鸣,产生文学作品审美的教学价值。

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是:这些写景诗文中的“人”,具体应该指向谁?换句话说,更多的应该指向“作者(我)”,还是文中描绘的“人”?

著名特级教师王崧舟评点过一个教学案例:说某教师教学《搭石》“每当上工、下工,一行人走搭石的时候,动作时那么协调有序!前面的抬起脚来,后面的紧跟上去,踏踏的声音,像轻快的音乐;清波漾漾,人影绰绰,给人画一般的美感”这个片段,先播放音乐,组织学生朗读出节奏,再让学生说说这样走搭石的感受,点出“清波漾漾,人影绰绰”,最后引导学生说出“写景为了表现美”。王老师认为,这样的课“上得很‘语文’,很‘语用’,很‘本体’,只可惜‘人’不见了”。

那么,《搭石》一文中的“人”,到底指向谁?王老师认为,应该指向文中所描写的“乡亲们”(课文中先后写到了“人们、上了点年岁的人、一行人、老人、年轻人”等)。结合教学案例来说,就是文中的“一行人”。王老师提醒大家,“一定不能忘记,走搭石的是人,是不仅想着自己、也想着别人的人,是通情达理、民风淳朴的乡亲们”,“不是风景表现美,而是美的人方能见出这样的风景来”。

写到这里,我想到了著名诗人卞之琳的《断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这两句诗撷取的是一幅白日游人观景的画面。虽然写的是“看风景”,但笔墨并没有挥洒在对风景的描绘上,只是不经意地露出那桥、那楼、那观景人,以及由此可以推想得出的那流水、那游船、那岸柳……它就像淡淡的水墨画把那若隐若现的虚化的背景留给读者去想象,而把画面的重心落在了看风景的“桥上人”和“楼上人”的身上,落在了“桥上人”和“楼上人”在观景时相互之间所发生的那种极有情趣的戏剧性关系上。我想说的是,写景诗文一般都存在两个“人”——一个是文中所绘之“人”,比如《搭石》中的“乡亲们”、《江雪》中的“蓑笠翁”;另一个是“作者(我)”,比如《搭石》中看乡亲们的“人”、《江雪》中看蓑笠翁的“人”。

对于写景诗文中的两个“人”,教学时都得予以关注。但课堂教学时间是一个常数,不能平均用力,只能“详略得当”。当以哪一个“人”为主呢?显然应该是“作者(我)”,而不应该是文中之“人”。拿《搭石》来说,文中之人就是“乡亲们”。这些人组成一个“整体形象”,具体到哪一个,却找不到典型的形象。是摆搭石的人吗?还是被老人过搭石的年轻人?似乎都是,又都不是。因为作者写“乡亲们”,与其说是在“写人”,不如说是在“绘景”,在刘章的笔下,“乡亲们”摆搭石、走搭石,就是一幅幅美好的画面。在这篇文章中,作家着力刻画的不是“乡亲们”的言行举止、音容笑貌,而是由衷地赞美家乡至今保存着的通达淳朴的民情乡风,传递出正确的价值观和正能量。假如将《搭石》的重点落在“乡亲们”身上,势必要引导学生感受、理解、欣赏、评价其中的“典型人物”,比如搭搭石的怎样,谦让的人怎样、背老人过搭石的年轻人怎样。这样一来,写景诗文的教学就要变成写人记叙文的教学,因为只有写人记叙文才是以塑造人物形象为主的,而写景诗文都是以借景抒情为目的的。从这个意义上讲,王老师评点的教学案例,确实也存在着不足,那就是作者(我)看到此情此景,心里会怎么想?可以引导学生展开心理活动,说话、写话,也可以引导学生创设情境,让学生体验作者参与其中,与乡亲们互动、对话,从而得到更多的信息量,加深作者对家乡、对乡亲们的感情。总之,课堂教学不能囿于景色的欣赏,“孤芳自赏”,而应该“由景入境”,情景交融。比如柳宗元的《江雪》,除了“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等景色赏析之外,当然得引导学生关注“人”,重点是评析“蓑笠翁”的人物形象,还是揣摩“作者(我)”的内心情感世界?显然应该落在后者身上。当然,有些诗文,“作者(我)”往往有意识地将自己投射到文中“人”身上。《江雪》中的“蓑笠翁”,我们不妨把他看作是诗人柳宗元的化身,《少年闰土》中的“我”,虽说不等同于“鲁迅”,但他身上确实有着作家鲜明的印记。

大学问家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一切景语皆情语,一切情语皆景语。”“一切景语皆情语”是说作品中一切描写景色的句子,读者都能从其中每一句中体会到作者的思想感情,表面上读的是景色,其实读的却是作者的感情。《搭石》中,作家写“每当上工、下工,一行人走搭石的时候,动作时那么协调有序!前面的抬起脚来,后面的紧跟上去,踏踏的声音,像轻快的音乐;清波漾漾,人影绰绰,给人画一般的美感”,目的不在于刻画“人”,而在于作者经过观察到这一幅协调有序的“画面”,抒发自己对家乡、对乡亲们的“轻快”“美感”之情。

写景诗文教学必须“心中有人”,“手下留人”。写景诗文中的“人”是作为“景”而存在的,真正的“人”是“作者(我)”,因为写景诗文的主体是作者(我),客体才是文中的“景”“物”“人”。教学中,我们必须对此有足够清醒的认识。(本文已投《小学语文教学》杂志,请勿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