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徐而谈

小学语文教学研究。文学评论与阅读。

 
 
 

日志

 
 
关于我

徐如松 1986年参加工作,任校长15年,现任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副主任。中学高级教师,市名师,省优秀教师,省名师培养人选,省中小学“高级访问学者”,“浙派名师”培养人选。2次获市“书香家庭”,2次获市“年度读者”,2015年获浙江教育报“书香人物”,在《中国教育报》《语文教学通讯》《教学月刊》等发表教学论文、散文、小说评论200多篇,是《小学语文教学》《教师博览》杂志签约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发乎于情,止乎于礼  

2016-02-06 08:46:14|  分类: 文学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乎于情,止乎于礼

——评裘山山的中篇小说《琴声何来》

浙江省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  徐如松

2016年第2期《小说选刊》,同时选载了邵丽的《北地爱情》和裘山山的《琴声何来》,这两个中篇均以人物的心理活动见长。在“卷首语”中,编者这样导读《北地爱情》:“似乎在重复老板与女秘书的爱情故事,直接而充沛的主人公的内心独白,却使我们看到了《伤逝》和《莎菲女士的日记》等现代文学名篇的影子。一边行动、一边观察、一边思考,内涵三个‘我’在纠结,灵魂的跌宕比外在的起伏更加强烈而本质。”而对于《琴声何来》,“责编稿签”这样评价:“小说讲述两位心理学专家特别的爱情,却没有进行一场博人眼球的‘心理战’”,“作者在从容的叙述中向我们展示了人物内心的深度和现实的深刻”。应该说,编者的导读和评价要言不繁,点出了两篇小说各自的亮点。

之前,我写过《直面变异的爱情》,评论和剖析了邵丽《北地爱情》中“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的形象以及女博士的内心世界。现在我愿意评论一下裘山山《琴声何来》中男女主人公“特别的爱情”。

《琴声何来》篇幅适中,塑造的主要人物只有两个,都处在四十不惑的门槛上。男主角是某大学心理学院新晋院长马骁驭教授,女主角是省心理学会执委、市社科院研究员、博士、专业心理咨询师吴秋明。他俩大学时代是同班同学,但毕业后长期没有任何联系,只在母校七十周年校庆时见了一面,那时离毕业已有十七年了。此时,马骁驭与前妻离婚了,正好是“钻石王老五”,吴秋明则是从未结过婚,算是老姑娘。三年后,马骁驭在一次心理学年会上再次偶遇吴秋明,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这可以视为故事的背景。

话说仲春某夜凌晨,吴秋明突发急性阑尾炎到医院后昏倒了,医生用吴秋明的手机与马骁驭取得了联系。马骁驭赶到医院代为签字。半个月后,吴秋明在家设宴款待马骁驭,作陪的还有闺蜜王静夫妇。饭后,马骁驭应邀留下来与吴秋明移师阳台喝茶聊天,既叙同学情,也谈心理专业问题。马骁驭对吴秋明的经历有了大致的了解,知道她用吹口琴排解心理困惑,因此逐渐产生了好感。秋天,马骁驭在一次相亲时偶遇吴秋明,吴秋明主动邀请他到酒吧彻夜长谈,马晓驭倾诉了前女友自杀,吴秋明告知自己是“杂质”,也有过短暂的婚史。马晓驭向吴秋明表白,想与之结婚共度余生。吴秋明带马晓驭到儿童村做公益,回去后刻意躲避了马晓驭。马晓驭决定到坐长途车到吴秋明老家寻找时,收到了吴秋明寄来的快递——信中,吴秋明说自己过于依赖表姐,好心办坏事,致使她服毒自杀,从此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向她赎罪”。

显然,这篇小说涉及到了一个敏感话题——同性恋,但小说写得很克制。对于高知吴秋明而言,心灵美和高颜值不能兼得,这固然具有先天的因素,但是异性和同性之爱为什么也不能兼得?吴秋明为什么一直坚持自己的初衷毫不改变?在大学期间有同学的殷勤、人到中年也有马晓驭的表白,吴秋明为什么一直这样理性、克制和绝情?这个问题不能不引起读者的思考,这应该是这篇小说的社会价值所在。吴秋明从小感恩于村会计家大女儿荷香姐,“她总是像个母亲一样安抚我,拥抱我”,两人之间逐渐产生了超越姐妹的“爱”,致使“我”在考取大学之后采取“营救行动”,最终导致表姐自杀。读了这封信,男主人公马晓驭心头的种种困惑,算是找到了答案,读者的阅读期待也得到了满足。从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人性有高尚有卑鄙,但更多的是普通,甚至特立独行,每个人都他自己的唯一,我们不能求全责备,不能简单地让他们站队、分类。

《琴声何来》的另一个特点是以扎实的心理学知识做支撑。小说中的心理学知识几乎信手拈来,比如既视感、绒布妈妈实验、美国女作家的书《心是孤独的猎手》、保罗·艾克曼的表情理论、心理学大佬理查德·格里德和菲利普津巴多、哈德菲尔德研究、心理学与应用心理学的异同……这些知识既丰富小说故事,又推动了情节桥段,对塑造男女主人公起到了水到渠成的铺垫——因为这些心理学知识早已经成为两位心理学专家生活中的一部分。

《琴声何来》的第三个特点是作家借四两拨千钧之力,将复杂的社会背景以及丰富的生活阅历巧妙地蕴含在了简单的故事情节之中。纵观小说故事,无非写了“雨夜患病求助同学”、“家宴答谢初次聊天”、“酒吧约会情投意合”、“公益活动产生真情”、“快递来信理性回绝”五个桥段,但我们通过五个简单的情节,却读到了蕴含其间的二十多年以来的青年事业史、恋爱家庭观、大学同学情,以及社会整体风貌。小说叙事老到,艺术表现张力特别强大,伸缩自如,读者在不知不觉间接受了诸多心理学知识,看到了男女主人公“背后的故事”。

当然,《琴声何来》也并非完美无瑕。小说在文字上也存在几处破绽,比如第13节开头写“十一月了,街两边的行道树依然浓绿,只掺杂少许的黄叶,反而更有了画面感”。马晓驭驾车接吴秋明去儿童村,“吴秋明挽着袖子在给几个女孩子洗头。初夏的阳光洒在院子里,让这普通的场景呈现出非一般的美丽”。显然,“初夏”这个时间是不妥的,十一月份,“初冬”才差不多。再比如马晓驭应邀赴吴秋明家晚宴,与同学王静夫妇等喝酒聊天,结束后吴秋明挽留马晓驭到阳台上喝茶聊天,“那天天气不错,少有的清爽,夕阳下一眼能看到远处的山脉”,也似有不妥,晚宴之后一般都已华灯璀璨了,不太可能见得到夕阳。

总之,《琴声何来》瑕不掩瑜,它是裘山山献给猴年的一份大礼,不仅题材刻意创新、结构紧密有致,而且给人新知与启迪。我们在得到审美愉悦的同时,会不自觉地掩卷沉思。《麦田里的守望者》作者塞林格说得好:“爱就是想触碰又收回的手。”小说中女主人公吴秋明说得好:“只有我们看着所爱的人死去,才知道我们有多爱他。”

(《琴声何来》,裘山山著,原载《长江文艺》2016年第1期,《小说月报》《小说选刊》《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2016年第2期选载)

  评论这张
 
阅读(7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