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徐而谈

小学语文教学研究。文学评论与阅读。

 
 
 

日志

 
 
关于我

徐如松 1986年参加工作,任校长15年,现任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副主任。中学高级教师,市名师,省优秀教师,省名师培养人选,省中小学“高级访问学者”,“浙派名师”培养人选。2次获市“书香家庭”,2次获市“年度读者”,2015年获浙江教育报“书香人物”,在《中国教育报》《语文教学通讯》《教学月刊》等发表教学论文、散文、小说评论200多篇,是《小学语文教学》《教师博览》杂志签约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父爱的三种表达  

2016-11-06 18:50:13|  分类: 阅读教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爱的三种不同表达

——李伟忠、张学伟、鱼利明同课异构《地震中的父与子》浅析

浙江省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 徐如松

微型小说《地震中的父与子》讲述在一次美国大地震中,一位父亲冒着危险,抱着坚定信念,不顾劝阻,历尽艰辛,经过38小时的挖掘,终于在废墟中救出儿子和同学的故事,歌颂了如山的父爱,赞扬了深厚的父子情。课文选入人教版等多个版本教材,尽管受到不少虚假的质疑和诟病,但我们细读文本,发现其艺术性、思想性还是值得称道的,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正能量取向。115下午,青年才俊李伟忠、张学伟和鱼利明在千课万人现场给大家呈现了各自对《地震中的父与子》的理解和实践,特别能够给一线教师以理念的碰撞和实践的启迪。

一、紧扣核心素养,选择各有侧重

眼下大家对“语文素养”的界定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人教社陈先云先生将之概括为语言理解能力、语言运用能力、思维能力和初步审美能力,我觉得这样概括提纲挈领、言简意赅。李伟忠老师紧扣课文结尾句,切割出“这是一位怎样的父亲、这是一位怎样的儿子”两个板块,用“读读、写写、议议”的方法,在学法迁移中夯实学生的语文素养。张学伟老师在破题、分组词语教学之后,抓住父亲“挖”儿子“等”,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从语言的积累,到语言的创造,最后回归到“爱与信念”,推进学生的语文素养。鱼利明老师则从学情出发,在梳理小说的情节和结构之后,紧扣描写父亲语言的表现方式,通过对言语形式的斟酌,提升学生的语文素养。三位教师不同的教学理念,决定了他们选择不同的教学内容与教学方式,但都旨归语文素养的积淀和提升,很好地落实了以生为本的教学理念和教学特色的形成。

二、关注小说文体,感受人物形象

《地震中的父与子》是一篇微型小说,小说这类体裁要求教学中充分关注“人物、环境、情节”三要素。所谓“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大地震后的废墟及人们的不同表现,很好地烘托了父亲的形象,而“挖——等——得救”明暗两条线索的情节,也显得张弛有序。拿人物来说,三位老师不约而同地关注了语言,而语言教学又都既盯住了“父亲的语言”,也盯住“作家的叙述”,真可谓英雄所见略同。目前的教学现状,一线教师关注了文体,但小说教学对人物、环节和情节的融合缺少可资的教学策略,有的甚至只抓“人物语言”而遗忘“作家叙述”,其结果导致人物形象的虚空。今天三位教师的实践,可以给我们诸多的启发:李伟忠老师以“这是一位怎样的父亲”统摄了人物、环境和情节三要素,不作人为分割;张学伟老师引导学生在剖析父亲是否“精神失常”的过程中,感受人物品质和环境特点,取点巧妙,还把父亲的语言迁移到儿子与同伴的“对话”,收到一石二鸟的作用;鱼利明老师把重点转移到“父亲语言”的形式上,通过逗号、省略号、顿号的比较阅读,和儿子得救时父子间对话的特点赏读,强化学生对父亲形象的感知。关注文体的途径虽然各有不同,但都很好地引领学生抵达了人物形象及其情感境地。这里插一句题外话,上午王崧舟老师演绎林海音的《爸爸的花儿落了》也是小说,他的教学超越了常态的人物、环境、情节,别出心裁地扣住“插叙”这一表现手法,一唱三叹,做足文章,从感知到理解,到积累,再到运用,引导学生充分感知爸爸的形象和育人之道,洋溢出浓烈的诗意。

三、抓住人物语言,积累语言样式

古人云“言为心声”,作为美国微型小说《地震中的父与子》更是如此。父亲的三处“是不是来帮助我”,儿子得救后父子间的“对话”等,都显得言简意赅,意味深长。今天做课的三位老师,无一例外地紧扣这些地方,引导学生在朗读中感受,在自主和小组合作学习中“求同存异”,在想象说话写话中积累运用语言。李忠伟老师教学三处“是不是来帮助我”时,引导学生发现细微的差别:面对好多人问的是“谁愿意”,面对消防队长,问话之前有“叙述语”,而面对警察,问话之前连“叙述语”都省略了。披文入情,学生通过人们的表现来感知父亲的内心世界。在教学“他挖了8小时……”一句时,李伟忠、张学伟俩老师引导学生“读得慢”,强调时间之漫长,而鱼利明老师则引导学生“读得快”,表达父亲救儿子之心切。孰是孰非,只要能得到学生的认同,没有高下之分。

积累语言样式最主要的方式是想象说话和写话,三位老师的教学方式也颇具特色。李伟忠老师在“他挖了8小时……”处设计写话,“8小时时怎么样……36小时时怎么样……”,从效果看,学生易于表达,但多为外貌、动作的“拷贝”;张学伟老师将地面上的“父子对话”转移为地下的“儿子与同学对话”,激活了小说的情节暗线,开辟了想象写话的新渠道,但要表达儿子语言的层次性有难度;鱼利明老师要求仿照不用提示语写一段“地震后的情景”,这是从“父亲——儿子”向“父亲——人们”言语样式的拓展,激活学生的想象空间,但对提升人物形象价值不大。

总之,三位做课教师无愧于“青年才俊”称号,都充分体现了基于实践的指向文体的语用教学,教学流程设计特色鲜明,做足学生的听说读写,适当给予点拨和引导,有力地提升了学生的语文素养。我们一线教师完全可以从自身出发,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注:本文为我参加2016年秋季“千课万人”活动的现场书面评课稿,原载千课万人微信公众号)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