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徐而谈

小学语文教学研究。文学评论与阅读。

 
 
 

日志

 
 
关于我

徐如松 1986年参加工作,任校长15年,现任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副主任。中学高级教师,市名师,省优秀教师,省名师培养人选,省中小学“高级访问学者”,“浙派名师”培养人选。2次获市“书香家庭”,2次获市“年度读者”,2015年获浙江教育报“书香人物”,在《中国教育报》《语文教学通讯》《教学月刊》等发表教学论文、散文、小说评论200多篇,是《小学语文教学》《教师博览》杂志签约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父亲与猫》(原创散文)  

2016-11-15 06:57:18|  分类: 生活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与猫

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 徐如松

母亲过世以后,父亲继续住在乡下的老房子里。十多年过去了,随着年岁的增长,父亲整日孤独寂寞,唯有与猫为伴。

父亲今年八十五岁,行动已经诸多不便,很多时候只能坐卧床上。我每次看望,一走进房间,就看见三只猫就从父亲的被窝上或者床底下窜出来,“喵”的一声,逃之夭夭。父亲说,三只猫与他朝夕相处,日久生情,早就像老朋友一样了,但见了生人,还是要警觉地逃走。

说起来,我家的养猫史可谓长矣。自我懂事起,四十多年来我家一直养着猫。许是清贫之故,前些年我家一直只养一只猫,让它捉老鼠。而猫也确实忠于职守,消除了很多鼠患。我小的时候,奶奶做饭时,饭锅的蒸架上往往要蒸上一小碗“猫鱼”,就是在河埠头淘米时淘到的“鲳条鱼”,不用剖腹挖鳃,只要用指甲在鱼鳍处一掐,捏出肚肠即可。吃饭的时候,奶奶也不忘吩咐我:快点吃,吃完了还要喂猫。每当这时,父亲也朝我点点头,显出鼓励的神情。现在想来,长辈的期许还真一箭双雕呢。

从小,我对猫说不上厌恶,也谈不上好感。在我的记忆里,猫除了天生会捉老鼠外,更多的是离不开一个“懒”字。“懒猫、懒猫”,乡下人经常这样称呼它,而我也确实发现猫是经常会伸懒腰的——它后退着地不动,两前腿尽力前伸,腰部立刻呈现出一个浅浅的“U”字形。往往这时,猫还会抖抖胡子,有时会发出“喵呜”一声,调子拖得很是悠长。到了冬天,灶洞的余温吸引了它,便使劲往里钻,沾上一身毛灰,真可谓“灰猫踢踏”;午后时光,猫还会蹲在饭锅的木盖上,那里成了它的温床,闭目养神,逍遥自在。

相对于劳碌的人们来说,猫确实够懒的,要不是捉老鼠,乡下人谁会养它呢?但就算不精心饲养,它的生存能力还是超强,每年总会下崽,一窝还五六只之多。有一次,我发现廊檐下的稻柴堆里生了一窝小猫。乘母猫不在,我小心翼翼地拨开一看,只见猫仔们紧闭双眼,头碰头,排排睡,真是憨态可掬。个把月之后的小猫更可爱,腿脚还不稳,可是已经学会了淘气,一根鸡毛,一个线团,都成了它们的玩具,耍个没完没了。哎呀呀,我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情不自禁地抄起了老舍先生的文字。我师范毕业教小学语文,老舍先生的散文名篇《猫》编入不同版本,我先后教了不下十次,越教越喜欢,以至于熟读成诵。每次教学,我都先范背一遍,还特意关照后进生竖起耳朵,考查老师是否背错。嘿嘿,这也算我的教学机智。

老舍先生与猫亲密无间,他家院子里养满花,地上没有猫的运动场;伏案写作时,小猫还会在跳到稿纸上,踩印几朵“小梅花”。这当然是文人雅趣,而我父亲给予猫的关怀似乎也不少。有段时间,父亲气虚乏力,我们兄妹送他住院。医院里的条件比乡下老房子好得多,空调、热饭、小花园,还聘请了一个保姆,可父亲每餐端起碗来,念叨的却总是家里的三只猫没人喂怎么办。大姐嘀咕说,能管好自己就不错了,怎么还老惦着猫?我沉默不语,我理解大姐的心思,但我更理解父亲对猫的情愫。

住院二十多天后,我送父亲回家。三只猫居然都在,完璧归赵,看到父亲的身影,都依偎过来,“喵喵”叫个不停。父亲好像能听懂猫语似的问,这二十天来我不在家,你们都吃些什么?人生病可怜,你们也可怜。我听了,心头一沉,禁不住潸然。

现在,我每周回乡看望父亲,总会买些饼干、肉松和香蕉,便于食用,有时还会买父亲喜欢吃的凤爪。父亲说,牙齿落了,凤爪也咬不动了,但他没有阻止我再买。我知道,父亲吮吸了凤爪的味道之后,剩下的都喂给了陪伴他的三只猫。此时,我仿佛看到父亲捏着凤爪,对猫说:来来来,吃凤爪,陪伴我。存能力还是超强,每年总会下崽,一窝还五六只之多。有一次,我发现廊檐下的稻柴堆里生了一窝小猫。乘母猫不在,我小心翼翼地拨开一看,只见猫仔们紧闭双眼,头碰头,排排睡,真是憨态可掬。个把月之后的小猫更可爱,腿脚还不稳,可是已经学会了淘气,一根鸡毛,一个线团,都成了它们的好玩具,耍个没完没了。哎呀呀,我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情不自禁抄起了老舍先生的文字。我师范毕业教小学语文,老舍先生的散文名篇《猫》编入不同版本,我先后教了不下十次,越教越喜欢,以至于熟读成诵。每次教学,我都先范背一遍,还特意关照后进生竖起耳朵,考查老师是否背错。嘿嘿,这也算我的教学机智。

老舍先生与猫亲密无间,他家院子里养满花,地上没有猫的运动场;伏案写作时,小猫还会在跳到稿纸上,踩印几朵“小梅花”。这当然是文人雅趣,我父亲似乎给予猫的关怀更多一些。有段时间,父亲气虚乏力,我们兄妹送他住院。医院里的条件比乡下老房子好得多,空调、热饭、小花园,可父亲每餐端起碗来,念叨的却总是家里的三只猫没人喂它们怎么办。姐姐嘀咕说,能管好自己就不错了,怎么还惦记着猫?我沉默不语,我理解姐姐,更理解父亲对猫的那份情愫。

住院二十多天,我送父亲回家。三只猫居然都在,看到父亲的身影,都依偎过来,“喵喵”叫个不停。父亲好像猫能听懂他的话似的问,这二十天来,你们都吃些什么?还好没有饿死。我听了,心头一沉,禁不住潸然。

现在,我每周回乡看望父亲,总会买些饼干、肉松和香蕉,便于食用,有时还会买父亲喜欢吃的素鸡和凤爪。父亲说凤爪有些咬不动了,但他没有阻止我再买。我知道,父亲吮吸味道之后,剩下的都喂给了陪伴他的三只猫。我仿佛看到父亲捏着凤爪,对猫说:来来来,吃凤爪,陪伴我。(转载请注明)

《父亲与猫》(原创散文) - 语文建设 - 徐徐而谈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