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徐而谈

小学语文教学研究。文学评论与阅读。

 
 
 

日志

 
 
关于我

徐如松 1986年参加工作,任校长15年,现任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副主任。中学高级教师,市名师,省优秀教师,省名师培养人选,省中小学“高级访问学者”,“浙派名师”培养人选。2次获市“书香家庭”,2次获市“年度读者”,2015年获浙江教育报“书香人物”,在《中国教育报》《语文教学通讯》《教学月刊》等发表教学论文、散文、小说评论200多篇,是《小学语文教学》《教师博览》杂志签约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云淡风轻“恶之花”(原创小说评论)  

2016-01-28 14:49: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云淡风轻“恶之花”

——评短篇小说《云淡风轻》

浙江省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 徐如松

著名作家方方的短篇小说《云淡风轻》是一篇难得的警世之作,在看似风轻云淡的环境下,暗流涌动着自私、猜疑、冷嘲热讽、推诿渎职、助纣为虐、集体无意识,致使良知沦丧,“恶之花”悄然生长。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现象,善良的人们无不“遽然而醒”、“十分惶然”。

前两年,方方发表的中篇小说《涂自强的个人悲伤》曾引发过读者强烈的反响。如果说,《涂自强的个人悲伤》指向社会阶层的固化,揭示出底层青年大学生在当今社会中上升空间的逼仄、可怜的话,那么,《风轻云淡》则指向了当下社会个体的人性固化。使自己成为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很难,使自己堕落为一个戾气十足的坏人也不易,但一个又一个的社会现实使得不少“中间人”放弃了“从善如流”,反而选择“以恶制恶”,放纵自己内心的“恶之花”绽放,这其中的原因,我想就是作家的创作目的所在。

如果要用三言两语归纳《风轻云淡》的故事,着实不易,因为这个短篇虽简约,但不简单。在高中任教的女教师慧明,丈夫远在非洲援建工程,乖巧懂事的儿子在一次与同学游泳时意外溺亡,悲痛欲绝。慧明心怀仁慈,放弃了对同学过失的追责,但引来了旁人的冷嘲热讽,更引出了他儿子是小区“划车事件”元凶的嫌疑,受到物业和众车主的质询。慧明决心为儿子讨回公道,正当她愤懑之时,划车事件重现,儿子公道不证自清。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慧明对门住着一对老夫妻,老太是前音乐学院钢琴教授,应该有着很高的修养。她家原本过得幸福和美,但有一日儿子带着她和孙子在小区散步,一辆小车肇事逃逸,儿子孙子都丢了性命,老伴寻求目击证人,但大家都冷若冰霜,终于气瘫在床。老太只好以恶制恶,经常深夜出去划伤停在小区里的小车,以泄其愤。后来,老太听到慧明以德报怨,体悟到了“恨没有意义”的人性亮点,停止了划车,却恰好引发了众人对慧明儿子的猜疑。老太得知慧明的愤懑,重拾“以恶制恶”,洗清了慧明儿子的不白之冤,最终使得慧明“遽然而醒”、“十分惶然”。

这样一个故事,照理应该是老太的故事着墨更多,故事更有起伏的桥段,而事实上却恰恰相反,有关老太的文字惜墨如金,只在老太准备再次“以恶制恶”,为慧明儿子洗白前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这世上有很多坏人,但缺少公道来制裁他们。他们逼着你用他们的恶去对付他们。时间长了,渐渐你会习惯自己作恶。甚至你会为自己以恶制恶的方式而兴奋。”这段话与其说是老教授的人生感悟,不如说是作家的撕心裂肺所在。

小说以慧明一家为明线、老太一家为暗线,这样处理显示了作家驾驭故事、布局谋篇的高明之处。社会上的各色人等,比如朱姓车主、物业管理人员、众口铄金的居民等,其人性早已固化,难以撼动,否则朱姓车主和女业主早就前来向慧明道歉了,但事实证明就是没有。作为教师的慧明,敬业爱生,心怀善意,已经成为社会的稀缺资源。值得深思的是身为前音乐学院教授的老太,素质不可谓不高,她何以无奈地总结出“以恶制恶”的生活教训,并先后两次付诸行动?如果说,前一次划车是对丧亲之痛的发泄、对社会冷漠的报复的话,那么第二次划车则是对人性的失望,以及自身的甘愿堕落。从表面上看起来,老太“以恶制恶”的目的是为了解除邻居慧明的悲愤,为了帮助慧明儿子洗清不白之冤,为了扬善,但从深层次看,这种“以恶制恶”的行动能够给自身、邻居、给社会带来什么呢?不但不能够扬清激浊,自己却堕落其中了,对邻居也是“惶然”,更重要的是对社会也无济于事,甚至带来了更多的多米诺骨效应式连锁反应,这是我们可以预见的。

小说开头和结尾的环境描写很有意思。开头写夜晚的室外狂风呼啸,室内云淡风轻,慧明与儿子闲扯着世纪末的话题,尽管丈夫远赴非洲援建,但母子俩却温馨如故,这显然代表着“世事皆浊我独清”的姿态。结尾写云淡风轻的美好夜晚,照理呈现“花好月圆普天庆”的局面,至少也有社区大妈广场舞跳得震天价响,但邻居老太却为了解除慧明的痛苦,决然重拾“以恶制恶”,去划伤小车……有道是“夜黑风高多事秋”,云淡风轻却激发老太的“恶之花”复活,何以使然?作为高级知识分子的前音乐学院钢琴教授,理应用柔美的十指弹奏生活圆舞曲,为什么手握利器划向小车,她指向的是什么?我想每一位读者都有自己的答案。

(《云淡风轻》,原载《长江文艺》2015年第12期,《小说月报》2016年第1期、《小说选刊》2016年第2期选载)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