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徐而谈

小学语文教学研究。文学评论与阅读。

 
 
 

日志

 
 
关于我

徐如松 1986年参加工作,任校长15年,现任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副主任。中学高级教师,市名师,省优秀教师,省名师培养人选,省中小学“高级访问学者”,“浙派名师”培养人选。2次获市“书香家庭”,2次获市“年度读者”,2015年获浙江教育报“书香人物”,在《中国教育报》《语文教学通讯》《教学月刊》等发表教学论文、散文、小说评论200多篇,是《小学语文教学》《教师博览》杂志签约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濮院担子(散文)  

2015-09-13 19:41:46|  分类: 闲暇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濮院担子

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  徐如松

童年时期的很多声音,往往能够穿越时空,历久弥新。我的童年是在濮院镇南约摸十里左右的建设乡“深乡下”度过的,物资的匮乏和信息的闭塞,使我的童年生活失去了许多欢乐。我八九岁的时候,口袋里的零用钱只能以分计算。父母每天最多只给五分钱,如果谁拥有一张崭新的角票,那简直算得上大富翁了。

我生活的村子中间有一个浜脚,尽头有一座石条小桥,桥北有一棵大榆树,桥南是一个竹园。这一带就是生产队的“活动中心”。生产队长吹哨子、派工作都在这里进行。双抢期间,赤日炎炎,大人们都在家里歇夏,我们小伙伴则在小竹园里玩耍。说是玩耍,其实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目的是在等待濮院担子的到来。用掉当天父母给的零花钱,了却每天的头等大事。

那时的大榆树就是最好的日晷。树荫移到什么地方,我们就知道濮院担子就会准时出现了。果然,大约两点钟光景,濮院担子就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了。挑担的是一个中年男人,戴一顶漂白的麦草大凉帽,上面印着一个鲜红的“    ”。他只穿一件半旧红背心,黝黑的脸上有几个黑斑,一条毛巾搭在扁担上,不时擦擦汗水,扁担随着他的脚步,上下一颤一颤。中年男人就把担子歇在大榆树下,这早就成了他固定的摊位了。他放下扁担,整理好两个矮脚箩筐,就开始吆喝:“棒——冰嘞!小糕瓜子铅笔簿子……”那洪亮的声音不啻一首有力的进行曲!那时,在我的心目中,濮院担子就是一爿琳琅满目的百货店,虽然他只有两只矮脚箩筐,外加一只藤篮。

我们几个小伙伴将濮院担子团团围住,争先恐后地询问有什么“新产品”。其实根本用不着询问,矮脚箩筐上面的团匾里,商品堆放得一目了然。棒冰则盛在箩筐里,用棉絮盖得严严实实。这么多的零食诱惑着我们,但我们只能各自挑选自己最喜欢的一种:两分钱一包的甜萝卜丝、一分钱一颗咸青果、三分钱一支绿豆棒冰、四分钱一只奶油棒冰……我经常要试一试自己的好运气,用五分钱买到两支断了柄的绿豆棒冰,马上跑回家去,送给常年生病的大哥吃一支。我那时觉得,就是现在也还是觉得,濮院担子是一个善良的人,因为要是谁挖空袋底还是少一分钱的话,他照样同意你先把东西吃上。他说:“如果你明天记得的话,就把今天缺少的一分钱补上。”而我发现,欠钱的小伙伴从没主动补交过钱,濮院担子也从不开口讨债。我曾经问过欠钱的小伙伴:“为什么不把钱补上?”他说:“濮院担子从来没有向我讨过啊!要是主动补上了,今天不是又缺钱买好吃的了吗?”今天想来,小伙伴们的回答真得天真无邪,其实从根本上讲,还是濮院担子的善心和会做的“生意经”。

待我上初中以后,濮院担子就很少到我们村子了。据说是上了年岁,从濮院一路挑着好几十斤的担子,南下建设乡,再一路回去,吃不消了。这多少使我感到有些惋惜,特别是盛夏时节得午后,总感到缺少一点什么似的。

如今,走街串巷的各种吆喝声又此起彼伏起来,但大都是“”旧报纸有伐?“冰箱空调洗衣机……”之类,真正让人留恋的叫卖声远去了。我不知道自己是在怀旧,还是感慨世事的沧海桑田?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