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徐而谈

小学语文教学研究。文学评论与阅读。

 
 
 

日志

 
 
关于我

徐如松 1986年参加工作,任校长15年,现任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副主任。中学高级教师,市名师,省优秀教师,省名师培养人选,省中小学“高级访问学者”,“浙派名师”培养人选。2次获市“书香家庭”,2次获市“年度读者”,2015年获浙江教育报“书香人物”,在《中国教育报》《语文教学通讯》《教学月刊》等发表教学论文、散文、小说评论200多篇,是《小学语文教学》《教师博览》杂志签约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人民文学:长成草的虫草什么样?  

2015-03-12 22:16:19|  分类: 专业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成草的虫草什么样

——读阿来的中篇小说《三只虫草》

浙江嘉兴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 徐如松

读完著名作家阿来的新作《三只虫草》,我不仅被小说展现的神奇见闻知识和新奇故事情节所深深吸引,更被小说蕴含着的意境和意味所折服。掩卷遐思,我感觉小说结尾处的一段话特别耐人寻味:

有一天,他突然要父亲带他上山去。他想看看真正长成了一株草的虫草是什么样子。

父亲笑了:“我只知道挖虫草是虫草的样子,我想没有人知道长成草的虫草是什么样子!”

桑吉不相信,但他问遍了全村的人,真的没有人认得出长成草的虫草是什么样子。

桑吉想,明年虫草季,他要留下一株虫草,做一个鲜明的记号,隔一段时间就去看一眼,这样,自然就知道虫草后来长成什么样了。

是啊,虫草长什么样,大家应该都不会陌生,即使没有买了吃过,也会在中药房或者电视上见过。但是,长成草的虫草什么样呢?六年级学生桑吉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居然问倒了自己父亲,也问倒了与虫草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全村人!

《三只虫草》这篇小说的主人公是即将小升初的优秀生桑吉,他为了想给奶奶看病和在省城上学的姐姐买裙子,选择了逃学。他在草坡上找到了十五只虫草,拿回家一分为三:自己留三只,剩下的用于实现自己的心愿。在虫草山上,桑吉一家首战告捷,但有个喇嘛找到他家帐篷,见桑吉天资聪明想引导他出家修行,可桑吉不愿意。桑吉家的虫草被县里来的调研员贡布收购了。为了索回虫草专用箱,桑吉用自己的三只虫草交换。贡布许诺过几天送给他一套百科全书。贡布再来时确实没有食言,但要先送到学校,桑吉只能在车上先睹为快,心里充满了向往。回到学校,桑吉找校长要书,校长说书是给学校的。桑吉在看书时又遇到喇嘛的召唤,但他还是被百科全书所吸引。最后,桑吉考取了自治州重点中学,看望校长时发现百科全书正被他的孙子当玩具撕扯着,但他原谅了校长。

显然,整篇小说是以桑吉的童真、童趣视角切入的,通过童眼看世界,给予读者更多的思考与想象空间。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分明感觉到小说处处暴露着世风日下的社会现状和惊心动魄的官商贪腐。原本虫草季学校都要放假,孩子们可以帮助家长找虫草,为家庭增加收入,但因为副县长贡布没有如愿升为县长,反而改任为没有实权的调研员,就把心里的“不痛快”,随心所欲地发泄到了孩子们身上——先是取消桑吉所在学校本该放的虫草假,但等他“气消了”以后,也就是虫草季差不多结束的时候,却又宣布放假一周。再看看身为教育官员的他明目张胆地干着些什么事:以调查逃学情况为名,私自收购了桑吉和村长家价值五万的虫草,分送给部长和书记,而书记家的虫草却又被转送给了上级书记,上级书记又将虫草呈送省里直至空运到首都某个地下室。后来,贡布勾结虫草商又收购二十万元的虫草,最后竟然被提拔为另一个县的常务副县长……学校里的情况又是什么样呢?县教育局里堆着百科全书没人看,但却一本也没有给学校配发。就算调研员许诺给桑吉的这套百科全书到了学校,也还是到了校长家里,最终落得个给孙子擦鼻涕和撕着玩的结局。好在校长和乡村教师还算敬业奉献、甘守清贫,我们从校长在国旗下的讲话中,从语文老师多布杰和数学老师娜姆的言行中,看到了言传身教,看到了师道尊严,看到了乡村教育的未来与希望!相对学校而言,社会要复杂得多:一方面,这个社会不乏好人,桑吉到县城找调研员,一路上摩托车、大货车和拖拉机都愿意捎他一程,小饭馆的老板也愿意给他留宿。另一方面,摩托车驾驶员带着女朋友,让桑吉夹在中间,但姑娘富于弹性的胸脯对桑杰来说却是一个巨大的诱惑和刺激。还有小饭店里的小服务员,本该是学生娃却早已打工,而且已经私自收购了两百只虫草,做着属于自己的“虫草梦”。还有从县城到乡村遍布的网吧、小偷、“回收店”……所有这些现象,无不令人忧虑。

如果仅仅写到这个层面,那么《三只虫草》还只能算一篇素材新颖、故事题材和思想价值一般的小说,它除了提供给读者有关雪域高原、虫草生长知识和披露官商贪腐、社会乱象之外,别无深意了。我们注意到,作家特别关注原本属于桑吉的那三只虫草的“旅行记”。桑吉留给自己的“三只虫草”,本来是准备用来买书的,结果阴差阳错开始了奇异的“旅行”——贡布将收购来的虫草送给了部长和书记,而书记转手又送给了上级书记。书记老婆截留了几十只,其中正好有桑吉的“三只虫草”,其中一只给书记泡茶吃了,另外两只分别装进两个袋子送到省里,省领导要求转送首都,但在机场却被两个司机私自截下,一包卖给“回收店”,属于桑吉的那只虫草被一户普通人家高价买下,给得了绝症的老人吃,结果汤没喝完老人就去世了。另一包至今还在司机手里,尚无脱手。“三只虫草”的旅行真的够得上写成官场小说,特别是最后一只虫草命运,作家给我们留下了足够的悬念……

由此看来,官商勾结、贪腐成风、地方保护、不顾环境、经济发展、民风远逝……大家早已熟视无睹、麻木不仁了,难怪父亲和全村人都无法回答“长成草的虫草什么样”这个疑问了。值得庆幸的是,桑吉幼小的心灵始终是纯洁的、向善的,他充满了对知识、对未来、对外面世界的憧憬和向往。桑吉最终考取了重点中学,而且还原谅了校长,这给读者带来了一抹亮色和曙光。尽管父亲和全村人不能回答,但在桑吉心中却已经有了计划,他要亲自实践、探索,最终找到自己想要的那个答案。

亲爱的读者,读了《三只虫草》,你能解开桑吉的疑问,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吗?

(《三只虫草》,阿来著,原载《人民文学》2015年第2期,《小说月报》《小说选刊》2015年第3期选载)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