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徐而谈

小学语文教学研究。文学评论与阅读。

 
 
 

日志

 
 
关于我

徐如松 1986年参加工作,任校长15年,现任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副主任。中学高级教师,市名师,省优秀教师,省名师培养人选,省中小学“高级访问学者”,“浙派名师”培养人选。2次获市“书香家庭”,2次获市“年度读者”,2015年获浙江教育报“书香人物”,在《中国教育报》《语文教学通讯》《教学月刊》等发表教学论文、散文、小说评论200多篇,是《小学语文教学》《教师博览》杂志签约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长水悠悠梅里情  

2015-02-08 22:43:52|  分类: 闲暇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水悠悠梅里情(原创书评)

——读梅晓民《王店记忆》

  浙江省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  徐如松

也许是近知天命的缘故,最近两年,我陆续阅读了《神堂记忆》《一个村庄里的中国》《找不回的故乡》等书,同时也写了多篇“故乡·童年”散文[]。在我自觉乡情趋浓的时候,有幸得到了梅晓民先生的赠书《王店记忆》[]。我花一天时间读完全书,顿生共鸣,感慨万千。

悠悠长水,千年梅里。自古以来,王店镇共编撰过三部镇志——光绪三年(1877)《梅里志》、民国十一年(1922)《梅里备志》和《王店镇志》(1996)。从某种意义上说,梅晓民的这本《王店记忆》也可视作第四部“镇志”,有专家誉之为王店镇的“百科全书”,也不无道理。全书凡16万字76篇,分为“风物、风情、风华、风俗、风烟、风云”六个篇章,分别记录了王店镇的历史变迁、民间传说、古今人物、地方风俗、抗战故事和重大事件。这与《回不去的故乡》体例颇为相似,后者以“风、土、人、情”四编结构全书。两本书均深得传统文化之精髓,章节体例尤显妥帖。

作者梅晓民虽长我一个年代,但我俩都是土生土长的王店人[]。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改革之风还未曾强劲,书中所记述的风土人情我也都亲力亲为、历历在目,读来感到特别的亲切。由于父母受到政治运动的牵连,作者小学五年级就辍学了,16岁开始跟着手艺人做小木匠。2001年,随着撤乡扩镇的脚步,作者来到了王店镇文化站,从此拉开了研究古镇历史文化的序幕。经过十多年的潜心阅读、整理、采访与研究,从最初只知“曝书亭”“朱彝尊”,到现在王店镇的历史典故、名胜古迹和名人文化熟捻于心、如数家珍,他对王店镇的感情随着岁月的变迁而愈发醇厚浓烈,终于写出了这本《王店记忆》。

为了写这本书,作者花费了四年时间和精力。既采用田野研究,也查阅了大量的地方志书,田间地头常常能够见到他黝黑而瘦小的身影,更多的时候,则是一头扎进故纸堆,寻寻觅觅,翻找那些虽已残缺,却依然留着淡淡墨香的历史陈迹。他小心翼翼地搜集、整理着这些史料,结合自己的亲历、亲闻、新见,集史料性、故事性、传奇性于一炉,写出了一篇篇属于王店地方文化的“史海钩沉”,经常见诸报端,赢得读者的赞誉。由此,作者怀揣“中国梦·家乡梦”,自觉承担起了把家乡的“老古话”传承给后人的行动,克服了不熟悉电脑打字等困难,精挑细选故事条目,反复斟酌故事标题,妙手偶得般的以“风”字串联全书,成为全书的点睛之笔。

梅晓民开始“王店记忆”之时,我刚从省城脱产培训回来,投入到自己钟爱的小学语文教学工作之中[]。那段时间我致力于作文教学,其中一项练习是指导学生写游记。由于王店镇上有名胜古迹——曝书亭,所以指导学生写《游曝书亭》便是不二选择。每年我都会带领学生到曝书亭公园里,亲自充当讲解员,要求学生横看成岭侧成峰,认真观察,摘录曝书亭石柱上的对联“会须上番看成竹,何处老翁来赋诗”及其他相关资料。由于指导得法,每年都有游记发表在《少年报》等少儿报刊上,我也因之博得作文指导老师虚名。2002年王店镇两所小学合并,我仍任副校长。其时我又有幸在省城培训,捕捉到新课程改革开发校本课程的先机,就想方设法买来《鸳鸯湖棹歌》50[],组织骨干教师开发“《鸳鸯湖棹歌》校本课程”。经过一年的努力,中高年级版大功告成。试用下来,效果出奇之好,同时得到上级教育部门的肯定。后来学校又研发了低中年级版,全校推广。教育部门还召开校本课程现场会,最后该成果还摘得了省一等奖殊荣。

请读者诸君理解我在此不厌其烦地炫耀自己的“成果”,我的用意在于——当我阅读梅晓民这本《王店记忆》时,真得感到再亲切不过了!《王店记忆》很容易引发我的回忆与共鸣。我从事教育工作迄今29年,其中最初的、也是最宝贵的17年韶华是在王店镇上度过的。可以肯定地说,我对《王店记忆》中的绝大部分篇什所记述的历史沿革、风土人情,都曾耳闻目睹,比如秦始皇开凿长水塘、长水塘边三姑庙、凄美故事响铃坟、大炬创办蚕种场、碉堡见证抗战史、海鸥蜕变成凤凰等,只是显得一鳞半爪、零碎肤浅而已。

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书中的“风俗”十篇,我感到特别亲切。作者记述的这些风俗,勾起了我对童年的回忆。尽管当时的生活是那么清贫,但现在的回忆却显得那么美好。比如年前几天做新衣裳,年初一到街上买火壁纸,做客人要懂规矩,爸妈关照看鱼、看肉只能看不能吃,再比如造新房上梁放炮仗,小孩子们在正梁下面抢洒下来的糖果、糕饼,还有端午节要吃的“五黄”,软糕包子望蚕讯等……几十年过去了,至今历历在目。近几年,我用散文的方式,也开始追忆这些风俗,发表了《杀年猪》等,也算是对作者的呼应。我知道,很多风俗虽然至今仍在流传,但由于移风易俗的原因,更多的却在发生流变。从这个意义上说,《王店记忆》是一本非常及时的、有意义的、有价值的典籍。历史留下的不仅仅只是文字,更是精神和文化,这是我将《王店记忆》视作第四部“王店镇志”的注脚。

梅晓民的《王店记忆》不仅内容全面、史料详实,尤其值得称道的是他的文字表述。前文已述,作者只有小学五年级的求学经历,但他硬是凭着自己对家乡、对历史的“梦想”,写出了这本深得《鸳鸯湖棹歌》音韵遗风的著作。我特别羡慕作者用词造句、编筐收箩之功,除“风”统摄全章书魂之外,76篇文章的标题全部由七言拟就,如“千年古镇话梅里”“岳飞后裔避难地”“诗坛佼佼前三李”“孙文踏看长水塘”等,这是一般作者难以企及的。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每篇文章的开头,都引用一首五绝或七绝,有前贤之作,也有作者自创,其功力也非同一般,还颇具传统文学之章法。

青年学者熊培云说:“我们有怎样的未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对过往历史传承的态度。无论是一座城镇还是一个村庄,如果它的过去总是被连根拔去,那么它也会丢掉未来。”感谢梅晓民老师,他的《王店记忆》让我回到故乡,重温生命的真谛与尊严,让那些逝去的人与事,在我的回忆里获得温情与敬意。有句话叫“谁的故乡不沦陷”,但我想,凭着《王店记忆》,我仍可以聆听悠悠长水,找到童年,留住乡愁!

 



[] 《神堂笔记:一个中国乡村的历史、权利与道德》,景军著,福建教育出版社20137月第一版;《一个村庄里的中国》,熊培云著,新星出版社201111月第一版;《找不回的故乡》,十年砍柴著,山西人民出版社201412月第一版。我的“故乡·童年”系列散文有《水牛》《丝瓜筋》《船歌》等30多篇,大都发表在《嘉兴日报》《南湖晚报》和《浙江教育报》上。

[] 《王店记忆》,梅晓民著,王店镇人民政府等编,中国文史出版社201410月第一版。

[] 我出生在嘉兴市郊区建设乡倪曹保村里浜。1980年就读建设公社中心学校时,在老师的引导下,开始喜欢涂鸦,加入了阅读和作文兴趣小组。当时梅晓民老师在文化站当干事,他办了一本油印文学刊物,我曾投过几次稿,是否采用过,已经忘记。1983年考取湖州师范之后,有一年暑假,梅晓民老师召集在外求学的大中专学生开过一次茶话会,后来我投寄过几篇散文,多有发表,但油印刊物早已散佚。1986年师范毕业,我被分配到王店镇第一小学工作,校址在今文昌桥北堍育才路42号,学校隶属于郊区教育局。1998年撤乡扩镇,原王店镇、王店乡和蚂桥乡合并成新的王店镇,我被教育局提拔为王店镇中心小学(由原王店乡中心小学和蚂桥乡中心小学合并而成)副校长,但王店镇中心小学隶属于镇政府,王店镇梅里小学(由王店镇第一小学、第二小学合并而成)任直属于教育局,直至2012年才合并成为王店镇中心小学,同时保留梅里小学校名。合并后,我仍任副校长。2001年再次撤乡扩镇,原建设乡并入王店镇,但建设中心小学和建设中学予以保留,有幸成为今日秀洲区唯一撤乡之后仍旧保留的独立建制中、小学。

[] 经郊区教育局选拔,我于1990年上半年被选送到杭州参加“浙江省第10期小学语文教学研究班”脱产培训,师从杭州安吉路小学著名特级教师朱雪丹,学员来自浙江、北京、山东、四川共50多名。培训期间,我在《浙江教育》1990年第4期发表了“处女作”。

[] 《鸳鸯湖棹歌》,清·朱彝尊著,蔡明笺注,宁波出版社19991月第一版。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