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徐而谈

小学语文教学研究。文学评论与阅读。

 
 
 

日志

 
 
关于我

徐如松 1986年参加工作,任校长15年,现任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副主任。中学高级教师,市名师,省优秀教师,省名师培养人选,省中小学“高级访问学者”,“浙派名师”培养人选。2次获市“书香家庭”,2次获市“年度读者”,2015年获浙江教育报“书香人物”,在《中国教育报》《语文教学通讯》《教学月刊》等发表教学论文、散文、小说评论200多篇,是《小学语文教学》《教师博览》杂志签约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余华:我们生活在巨大的差距里  

2015-02-17 19:11:56|  分类: 专业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差距”十三则

——读余华《我们生活在巨大的差距里》

  浙江嘉兴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  徐如松

喜欢读书,尤其喜欢读小说和随笔、散文的我,对于自己家乡且有着世界影响的著名作家余华的书来说,自然是不容错过的。看到江南周末上的推荐,虽然没有得到赠书,我还是及时到新华书店购买了余华的新书《我们生活在巨大的差距里》,并一口气读完了。

余华的小说,先后读过《活着》、《许三观卖血记》,《兄弟》上下两册也读过。争议更大的《第七天》,我也及时购买并阅读了。除此之外,我还阅读过余华的三本随笔集《温暖和百感交集的旅程》《音乐影响了我的写作》《没有一条道路是重复的》(作家出版社20085月第一版)。眼下这本《我们生活在巨大的差距里》,被称为“余华10年首部杂文集”,读完全书,我感觉应该称之为随笔集更为妥恰。书腰上的推介“从中国到世界,从文学到社会,以犀利的目光洞察时代病灶,以戏谑的文笔戳穿生活的表象”,也应该是出版商出于图书推广的需要。在我看来,余华的《我们生活在巨大的差距里》更是一本小说阅读与创作随笔,不仅高雅,而且非常有见地。就算是为数不多的时评随笔和观球日记,也是三句不离本行,与作者的观察生活与小说创作紧密相连。

我之前也写过几篇书评(或称之为读书体会),常常从主要内容、人物情节环境、语言结构表达、主题思想价值观等几个方面加以评述,这当然是常见的写法。读《我们生活在巨大的差距里》时,我东施效颦本书的随笔形式,尝试采用边读边发微博,也算一种读书的方式。不知读者诸君以为如何?下面是我阅读本书的13则微博。

1没有一部小说能够做到真正完成,小说的定稿和出版只是写作意义上的完成;从阅读和批评的角度来看,一部小说是永远不可能完成或者是永远有待于完成的。余华说:“一部小说出版以后,作者也就失去其特权,作者所有针对这部小说的发言,都只是某一个读者的发言。”我觉得这就是建构主义文学观,对我本人小学语文教学也不无启示。也就是说,解读文本、精心备课,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2用先入为主的方式去阅读文学作品是错误的。伟大的阅读应该后发制人,怀着一颗空白之心去阅读,在阅读的过程里内心迅速地丰富起来。对余华的这一观点,我感同身受。但现实情况往往是读者要凭借着先前的阅读经验来衡量他的下一部作品。很多读者阅读《第七天》的时候,都惊讶地问《活着》的余华到哪儿去了?这就是这部小说引起争议的主要原因。

    3余华认为,文学的洞察力非常重要。文学想象叙述出来的变形,总是让它和原本之间存在差异,这差异就是想象力留给洞察力的空间。这个由想象留出来的空间通常十分微小,而且瞬间即逝,只有敏锐的洞察力可以去捕捉。的确如此,根据我的阅读经验,文学想象在叙述变形时留出来的差异,经常是故事情节的动力,没有差异,故事就没法推进。

    4童年的经历决定一个人一生的方向。世界最初的图像就是在那时候来到我们的印象里,就像复印机一样,一道闪亮就把世界的基本图像复印在了我们的思想和情感里。当我们长大成人以后所做的一切,其实不过是对这个童年时就拥有的基本图像做一些局部的修改。余华的这一经验,非常吻合我眼下正在进行的“童年·故乡”系列散文的写作感觉。

    5鲁迅说,第一个把女人比作鲜花是天才,第二个是庸才,第三个是蠢材。那么怎样想办法使这个比喻鲜活起来,在蠢材之后再出现天才呢?马拉美做到了,他为了勾引美丽的贵夫人,便献上了这样的诗句:“每朵花都梦想着雅丽丝夫人。”这两个经典,使我想到了文学创作中的的陌生化理论。文学是语言的艺术,对于学生写作文也同样适用。

 6别林斯基在评价托尔斯泰时,说《安娜·卡列尼娜》里的每一个人物都是托尔斯泰。别林斯基说出了什么是人的内心,那地方不是为了安放隐私,那是世界上最宽广的地方。我读到这句话时,掩饰不住自己内心的欣喜若狂,因为之前我只知道别林斯基说过“托尔斯泰是俄国革命的一面镜子”。真是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啊!

7“如果文学里真的存在某些神秘的力量,那就是让读者在属于不同时代、不同民族和不同文化的作品里,读到属于他们自己的感受,就像在属于别人的镜子里也能看清楚自己的形象一样。”我特别感兴趣的是,余华直接将小说说成是镜子,读者从镜子中照出的是自己。从这个意义上说,阅读确实就是发现之旅,通过发现自己来发现世界。

8余华阅读马悦然的《我的老师高本汉:一位学者的肖像》之后,写了一篇随笔《两位学者的肖像》,标题显然是借用马悦然著作的副标题而来。余华感觉在阅读陌生的高本汉时,就是在感受熟悉的马悦然教授,所以他认为任何一个文本的后面都存在着一个潜文本。“任何一个文本的后面都存在着一个潜文本”,这句话真好,说明文本是立体的,具有N种可能性,对我们小学语文教学卓有启发。

9哈金是华裔美国著名作家,29岁才到美国,后成为波士顿大学的写作教授。他每一部英语小说都要修改二十多遍,有的甚至修改四十多遍,这样的修改并不是针对人物和故事细节上的把握,而是针对英语用词的分寸把握。读到这个细节,我不激赏于他“增删数次”之功,引发我思考的是,虽说修改并不针对人物和故事,但我觉得每次修改都会改变人物和故事,拷贝不走样是不可能的。

10有句俗话叫“抱着孩子找孩子”。一个母亲抱着自己的孩子焦急地寻找自己的孩子,她忘了孩子就在自己的环抱中,这是失忆的个人性。当所有看到这个抱着孩子找孩子母亲的人表现出集体的视而不见时,这就是失忆的社会性了。抱着孩子找孩子的事情在我身上时有发生,这可能是我开始衰老的表征,但眼下失忆的社会性也已经司空见怪,不得不引起大家的深思。

11.在书中,余华说他第一次到美国时,诺顿出版公司董事长对他说:“你知道什么叫媒体吗?比如你的手指被火灼伤了,如果媒体报道了,这是真的;如果媒体没有报道,就是假的。”十多年之前的定义使余华感到新奇,眼下我想替董事长修改一下:如果媒体没有报道,那么这件事就是不存在的。

13在《兄弟》创作日记中,余华说比起我们现实的荒诞,《兄弟》里的荒诞实在算不了什么,他只是集中起来叙述而已。我觉得这个判断,用在他的《第七天》上更加恰当。因为当下社会纷繁复杂、泥沙俱下,每个人的人生道理、立足点、感受和判断都是不同的,所以都觉得尤显荒诞。至于是不是真的荒诞,只有等待时间和岁月来给出答案。

(《我们生活在巨大的差距里》,余华著,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52月第1版)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