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徐而谈

小学语文教学研究。文学评论与阅读。

 
 
 

日志

 
 
关于我

徐如松 1986年参加工作,任校长15年,现任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副主任。中学高级教师,市名师,省优秀教师,省名师培养人选,省中小学“高级访问学者”,“浙派名师”培养人选。2次获市“书香家庭”,2次获市“年度读者”,2015年获浙江教育报“书香人物”,在《中国教育报》《语文教学通讯》《教学月刊》等发表教学论文、散文、小说评论200多篇,是《小学语文教学》《教师博览》杂志签约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童年的茅草岗  

2015-01-28 19:18:48|  分类: 闲暇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童年的茅草岗

◎ 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  徐如松

嘉兴北部水多地少,地势平坦,那里的人对“岗”不一定熟悉。但如果你生活在嘉兴南部,而且人到中年的话,“岗”一定给您留下过难忘的印象。

所谓的“岗”,字典上也写作“冈”,指高起的土坡。我总觉得,“岗”最早应该指山冈,比如大家熟知的景阳冈武松打虎等。可我们嘉兴没有一个山峁,沃野千里,地势落差很小,“岗”占不了地利。我小时候生活在建设乡,那里的地势算得上“崎岖陡峭”,几近丘陵。在我们孩童眼中,箱子田(状如脸盆,四周都是旱地,盆底则是水田,落差的斜坡一般有三四米)周围那些长长短短、高高低低、弯弯曲曲的“岗”,就是我们的乐园。大人们都喜欢称之为“岗头”,有时还能当作小地名。比如放学回家,妈妈对我说给在南田岗头干活的爸爸拎壶茶去,我就知道往哪儿送,绝不会走错。在我的印象中,岗头一般都长满茅草,也许是常年不松土的缘故。

双抢时节,父母在箱子田中收割早稻,像是在蒸笼里煎熬,汗流浃背。我们小孩子则在岗头上的桑树下乘凉。但没多久,便坐不住了。我抬头瞧瞧,发现岗头沿的桑树比旱地上的要高大得多,可以挂上去荡秋千。我找准一根枝干,高举双手,两脚一蹬,就猴子似的荡开了。抓桑树干会产生摩擦,其实是生疼的,但快乐的笑声早就把它给淹没了。其他孩子见状,也效仿起来,纷纷上蹿下跳……只听见咔嚓一声,老桑树的枝干断了,我们几个孩子纷纷滚下茅草岗来。好在岗头上的茅草相当于体育课上前后滚翻的垫子,我们滚到了箱子田里也无妨——收割时节,水田早就干了,皲裂出不少花纹。

被父母训斥一顿之后,只好重新坐到桑树底下。可一会儿工夫,大家又蠢蠢欲动起来。怎么办?没法再荡秋千,就只能趟滑梯了。找一个有利地形,最好是呈60°的斜坡,这样趟下来,才既快又刺激。我小时候没有上过幼儿园,即使上过,室外也没有如今的大型玩具。开始趟滑梯了,先在岗上蹲下,俯首收腹,双手抱紧双膝,自己喊一声“走起”,双腿立马用力,人就开始下滑。在惯性作用下,越来越快,给人风驰电掣的感觉,飘飘若仙,欣喜若狂。要是哪个孩子穿了旧的跑鞋,那他必定夺得冠军。鞋底光踏踏的,摩擦系数也没有了。而我穿的是新布鞋,回到家里少不了遭妈妈一顿骂。有时候,我们还会玩一种飞檐走壁的游戏——这么说吧,就像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李宁点火的动作一样,我们用足力气,侧着身子在岗头上飞奔,尽力使自己最后一个歪下来。要知道,李宁可是使用了隐形的钢丝绳子,而我们练的是实打实的功夫。

那年头学习的负担比现在轻得多,下午两三点钟就放学了。回到家,首要任务不是作业,而是割羊草。如果会唱《赤足走在田梗上》《小背篓》之类的歌,估计你对割羊草就不会陌生。那时候,土地归集体所有,尽管产出少,但勤劳的人们把地都刮得精光,寸草不留。每天放学后要割满一篰草,实在不易。我们小孩子知道父母不会为难自己,干脆在茅草岗上玩起来——自然,草也是割的,但大部分时间在玩。春夏之交,茅草含苞欲放,正值吐穗时节。我们找那些长的高大的,把穗儿拔出来,颇似玉米样,捏在手里,当作火炬,在岗上来回打冲锋。后来,听大孩子说,茅草的根很甜,可以当糖吃,我们便像父母挖茨菇一样,挑精拣瘦把毛草根挖出,用刀刮净气根,含在嘴里一嚼,那股甜味真的沁人心脾。

当然,最刺激的无疑要数烧茅草。“玩火”可能是人类的本能,最早的火种就是人在不经意间发现的。在乡下,男孩子划火柴、点赤炮,家长一般都不特别反对(那时没有气体打火机),有的爸爸甚至以自己儿子给他点烟为能事。每到隆冬季节,岗头上的茅草都干枯了,既像湖中残荷败叶,也似荻花瑟瑟。那时放学后割羊草,乐趣就全在烧茅草上了。找到一条茅草岗,看准风向,在上风口用旧报纸引燃茅草,茅草即刻发出毕毕剥剥的呼啸声,顺着风向一路烧去,像八月十八的钱塘江潮一样,形成一条线,所过之处只剩下一片焦土。望着熊熊火焰,因为看过《三国演义》连环画,我想到了火烧赤壁、火烧连营,很是痛快。惭愧的是,那时大家都没读过什么古诗,所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之类的格言警句,一句也蹦不出来。值得一提的是,为了争夺点火权,孩子间往往少不了一场争斗,就算文雅一点,至少也要来个石头剪子布。

家乡的茅草岗,给我贫瘠的童年带来了无限的欢乐。但随着社会的进步,如今家乡的箱子田已不见了踪迹。在平整的田野上,再也见不到那长长短短、高高低低、弯弯曲曲茅草岗了。留住童年,留住乡愁,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美好的回忆永驻心头。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