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徐而谈

小学语文教学研究。文学评论与阅读。

 
 
 

日志

 
 
关于我

徐如松 1986年参加工作,任校长15年,现任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副主任。中学高级教师,市名师,省优秀教师,省名师培养人选,省中小学“高级访问学者”,“浙派名师”培养人选。2次获市“书香家庭”,2次获市“年度读者”,2015年获浙江教育报“书香人物”,在《中国教育报》《语文教学通讯》《教学月刊》等发表教学论文、散文、小说评论200多篇,是《小学语文教学》《教师博览》杂志签约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写什么”和“怎么写”  

2014-10-04 21:48:24|  分类: 习作教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什么”和“怎么写”

◎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  徐如松

1934年春,穷学生滕厉戎到哈尔滨求学,找好友唐景阳帮忙。而唐景阳也是个穷学生,但因为曾给《国际协报》写过稿而认识萧军,所以带着他去找萧军想办法。在谈到“写什么”时,滕厉戎有这样的回忆:

“大哥,你说要写什么呢?”

“要写穷!”萧军把脸板起来,声音也大了,说得那样斩钉截铁。

萧军说完,一抬身就走了。萧红坐在凳子上,把身子伏在桌子上看着我,一点掩饰也没有。她侧着头,脸对脸地看着我。

“萧军说得对,要写穷!但是光写穷不行,还要写都因为什么穷的,都有哪些人是穷的,穷到什么地步;富人又是什么样子,官老爷又是什么样子,他们过的是什么生活,他们是怎样对待穷人的……”经过萧红这样一解释,我对穷这个题目就明白多了。

从上述回忆看,萧红真具有优秀作文指导教师的天才!她在萧军给出“要写穷”的命题之后,循循善诱,启发学生可以从正、反两个方面来写,指导学生把“穷”写具体,让学生茅塞顿开,克服了“写什么”的恐惧症。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相比而言,萧军的指点大而无当,没有指导在点子上。

萧红关于“写什么”的指导,不仅解决了“写什么”的问题,而且也包含了“怎么写”的因子。任何写作,都是内容和形式的统一,“写什么”决定“怎么写”固然不错,反过来,“怎么写”也决定着“写什么”。从某种意义上说,“形式”是最大的“内容”,“怎么写”本身也丰富着“写什么”。

关于“怎么写”,萧红的确比萧军更胜一筹。据《萧军日记》载,1937年某日萧军、萧红为了某个句子的写法而发生了争执:

我从外面回来,用杯子喝着水,她写了一句形容词问我。我说出了我的意见:

“若是我写,我就不这样写了。我要写‘水在杯子里动摇着,从外面看去,就像溶解了的玻璃液,向嘴里倾流……’,你那句‘他用透明的玻璃杯喝着水,那就好像在吞着整块的玻璃’。”

她与我争执,说她的句子好。我说,那近乎笼统的、直觉的,是一种诗式的句子,而不是小说,那是激不起读者的感觉的。

应当承认,萧军的艺术判断力是没有问题的。萧红的写法确实是“直觉的,是一种诗式的句子”。但问题是,小说的写法,也可以存在“直觉的,是一种诗式的句子”的写法,比如孙犁、汪曾棋风格。“怎么写”不是一层不变的,具体到“用玻璃杯喝水”的句子,萧军的写法文字冗长,但传达出的意义,仅仅“喝水”而已,而萧红的写法,简短的句子不仅写出了“喝水”,而且还表达出了迫不及待的“状态”。我们只要轻轻诵读几遍,孰高孰低是不言而喻的。文学史也证明,萧红的写法确实更胜一筹,节选自《呼兰河传》的《祖父的园子》《火烧云》早已成了小学语文的经典篇目。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