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徐而谈

小学语文教学研究。文学评论与阅读。

 
 
 

日志

 
 
关于我

徐如松 1986年参加工作,任校长15年,现任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副主任。中学高级教师,市名师,省优秀教师,省名师培养人选,省中小学“高级访问学者”,“浙派名师”培养人选。2次获市“书香家庭”,2次获市“年度读者”,2015年获浙江教育报“书香人物”,在《中国教育报》《语文教学通讯》《教学月刊》等发表教学论文、散文、小说评论200多篇,是《小学语文教学》《教师博览》杂志签约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乘车记  

2013-09-27 20:24:36|  分类: 闲暇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实践出真知

 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  徐如松

这个题目似乎太土,有什么可说呢?且慢,这段时间,我在乘车的过程中遇到几件事情,还真深有体会。

自从沪杭高铁开通以后,嘉兴往来杭州、上海真是便捷。如果乘坐G字头列车,往南到杭州东站,只要20分钟,往北到上海虹桥,也只要30分钟。我们平时开玩笑说嘉兴太大,出了嘉兴,到杭州上海反而方便,因为嘉兴市区到嘉兴南站(高铁站),有堵车的情况发生,一个小时之内能够达到嘉兴南站,是非常正常的。

因为嘉兴南站也算一等车站(至少二等站吧,我不太清楚),所以南来北往的列车多半是停靠的,到杭州也好,北上上海也好,15分钟之内必定有车次,而且嘉兴站相对来说客流量不算很多,所以我们都是随到随买票,三番五次下来,都上升为生活经验了。

这次去上海教育科学研究院参加“黄埔杯”长三角征文十周年纪念大会暨黄浦论坛会议,地点在徐汇瑞峰酒店和卢湾高级中学。我们照例到嘉兴南站乘车,30分钟后到达虹桥枢纽站。这次前往开会还有两位女同志,其中的陈老师是征文一等奖获奖者,她做了功课,说从虹桥到徐汇瑞峰酒店需要倒三次地铁,10号线到老西门,再转8号线到陆家浜路,再转9号线到打浦桥,这样才能到达。(其实,后来我才知道,10号线可以直达世纪大道,转9号线就可以了,不需要倒三次地铁的,两次还是够的)按照事先的功课,我们乘了一个多小时,顺利到达。

9号线上,我们看到这趟车的总电站是松江南站,那不就是高铁站吗?当时我们就嘀咕,明天回去的话,可以从大浦桥直达松江南站,松江南站到嘉兴南站肯定有车。这样既节省了时间,有节省了车票钱(的确,松江南站到嘉兴南站只需要20元,地铁也只需要7元,两相比较,可以节省20多元)。晚上,陈老师又做了功课,说下午350分有松江南站有车到嘉兴南站,只需20分钟。

会议很重要,也学到了不少真知灼见,这里按下不表。27日下午一点多,先是论坛,三组嘉宾先后登台发言,先是一等奖获得者讲述“论文背后的故事”,然后是专家(地级市教科所长)点评,每组20分钟,不过都有适当的超时。之后是颁奖典礼,一等奖二等奖获得者上台领取证书,陈老师上台领奖,我帮她拍照。

老师下得台来的时候大约两点四十分钟。她对我们说,赶快撤,不然350分松江南站要来不及了。我们就赶忙溜出会场,到打浦桥站乘车,一切顺当。只是打浦桥站到松江南站实在太远(其实和到虹桥是差不多的,一个小时多一点,只是心里感觉要远)。乘到佘山站的时候,离松江南站还有四五个站,时间已经到了350分。计划中的车是乘不到了,我们也死心了,只能乘下一班车。

到松江南站自动售票机上一看,5点左右还有一班车,正想买票的时候,发现一等票、二等票已经“售完”,竟然连无座票也“售完”。我不死心,到售票窗口询问,得到同样的答复,只能乘下一趟车,但时间是晚上7点钟。想想也可怕,就算是4点钟到,但要等到7点钟,等三个小时,乘车时间却只有20分钟!

这时,我的乘车经验发挥了作用。我上次从嘉兴南站乘车到金华西站,但到嘉兴南站一查,票已经售完,不赶上这趟车不行,怎么办?我买到杭州东,然后不下车,在车上不一张票。这样曲线救国,同样达到目的。所以我查一下松江南站到嘉善南站,竟然发现还有。我连忙到售票处买票,向售票员说明情况,售票员说“曲线救国”可以啊,听聪明的。但售票员一查票务系统,说只剩一张票了,而我却要买三张。正当我大失所望之时,排在我后面的旅客却喜出望外了。他正犯着和我一样的愁苦,听我这么一来曲线救国,正好达到了他的目的。

再也想不出其他办法了。两位女同志的私家车都停在嘉兴南站,没有别的选择了,而我反正是乘公交车到嘉兴南站的,不必一棵树上吊死。我决定改从松江站(沪杭铁路)乘车到嘉兴站(在嘉兴市区,而且火车站下来可以乘52路公交车直达我家小区大门口)。我和两位女同志道别。

我问了车站工作人员,从松江南站到松江站怎么走?打的多少钱?工作人员对我说,方便得很,9号线乘回去一站,到“醉白池”上来,就是松江站。果然我一路顺风,到松江站买了一张5:20的票子(上海南至湖南怀化),在候车室看了半个小时南昌大学女作家阿袁的中篇小说集《米红》,就上车了,5:50整点抵达嘉兴站。

我给留在松江南站的两位女老师发了短信,说自己已经到家,宽慰他们再耐心等待一小时。我与他们共同得出一个结论:理论上行得通的事情,事实上是不一定的。就算我们赶在3:50之前抵达松江南站,也不能保证一定买得到这趟车的票。看来,在嘉兴南站买票乘车得到的只是“嘉兴经验”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