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徐而谈

小学语文教学研究。文学评论与阅读。

 
 
 

日志

 
 
关于我

徐如松 1986年参加工作,任校长15年,现任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副主任。中学高级教师,市名师,省优秀教师,省名师培养人选,省中小学“高级访问学者”,“浙派名师”培养人选。2次获市“书香家庭”,2次获市“年度读者”,2015年获浙江教育报“书香人物”,在《中国教育报》《语文教学通讯》《教学月刊》等发表教学论文、散文、小说评论200多篇,是《小学语文教学》《教师博览》杂志签约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两个“安徽佬”  

2013-07-21 19:39:38|  分类: 专业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原载2013年07月12日《新华每日电讯》第15版,原题《陶行知诗讽胡适》,作者:刘继兴。有改动】

人民教育家陶行知先生与新文化运动的主将胡适先生有“六同”:同是安徽省徽州老乡(陶是歙县人,胡是绩溪人),两人同岁,自幼同学,又同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获博士学位,同为美国哲学家教育家杜威的高足,回国以后,又都从事教育工作,一南一北,都做上了教授。两人私交虽好,但投身社会后在思想情感和政治立场上渐行渐远,走上了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

在积贫积弱与战乱纷呈的旧中国,陶行知毅然脱下教授的洋装,抛却国立东南大学教务主任的职务,换上布衣草鞋,“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以“为三万万四千万农人烧一炷心香”的虔诚,以培养具备“农夫的身手,科学的头脑,创造的精神”的新青年为理想,毫无保留地奉献于中国的乡村教育和平民教育,为人民大众的教育事业奔波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因为爱人类,所以爱人类中最多数而最不幸之中华民族,因为爱中华民族,所以爱中华民族中最多数而最不幸之农人。”怀着这种深沉的情感,陶行知成了中国乡村教育和平民教育的先驱者。教育改变人生,他的艰辛努力改变了无数处在社会底层者的命运。

为了推行“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的教育改革主张,陶行知于1927年在南京市郊创办了晓庄师范学校。开学典礼那天,他亲自撰写了一副别开生面的对联,张贴在会场两边柱子上,联曰:“和牛马羊鸡犬豕做朋友,对稻粱菽麦黍稷下功夫。”

晓庄学校开学后,陶行知打赤脚睡稻草住牛棚,同学生一起修厕所盖校舍,把每一天的劳动和生活都当做学习的课程。

陶行知带着自己编写的《平民千字课》和《老少通千字课》,奔走各地,踏踏实实教底层老百姓识字。这些盼着识字的人,却大部分连买这本小书的钱都没有,陶行知就送给他们,条件是要答应教会身边的两个人,都认识书里的字。《平民千字课》和《老少通千字课》在当时发行300多万册,据说连草原上的蒙古包里,都有这两本启蒙读物。

陶行知曾对人说过,我最看不起的同学有两个:一是胡适,靠洋人吃饭;二是孙科,靠老子吃饭。陶行知写过一首《自立歌》:“滴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自己的事情自己干。靠人靠天靠祖上,不算是好汉!”旗帜鲜明地表明了自己的人生态度。

胡适对西方“文明”顶礼膜拜,留学回国后竭力宣扬西方所谓的“文明”,大肆贩卖“洋八股”。陶行知在《拉车的教员》一诗中讽刺道:“分明是教员,爱做拉车夫。拉来一车洋八股,谁愿受骗谁呜呼。”他指出,“洋八股”好像是请乡下佬吃大菜:“乡下佬,吃大菜,刀儿当做筷。我的妈呀!舌头去了一大块。”他还诗云:“学生坐洋车,风凉而舒服。坐他一辈子,还是不知路。”

在当时,陶行知对中国的苦难比胡适认识深刻,他看清了帝国主义的压迫是当时中国国难的根子。当他读到胡适《我们走哪条路》一文后气愤地说道:“里面陈说中国五个鬼,即贫穷、疾病、愚昧、贪污、扰乱,而对帝国主义之侵略,竟武断地将它一笔勾销。”并讽刺胡适“明于考古,昧于知今:捉着五个小鬼,放走了一个大妖精。”

胡适看了这诗不以为然,便以《衰柳》为题,做诗笑之,诗云:“但见萧萧万叶催,尚余垂柳拂人来。西风莫笑长条弱,待问东风舞一回。”陶行知看了又回敬一首,诗云:“这是先生自写照,诬我献舞亦奇哉。君不见君鞭一指,东风西风都滚开。”

1935年元月,胡适乘西南航空公司的“长庚”号飞机南游,空中俯瞰桂林山水,颇有感慨,写成新诗《飞行小赞》,载于4月7日《独立评论》上。诗云:“看尽柳州山,看遍桂林山水。天上不须半日,地上五千里。古人辛苦学神仙,要守百千戒。看我不修不炼,也凌云无碍”。这首诗一发表,立即受到评论界的称赞。陈子展先生说道:“像《飞行小赞》那样的诗,似乎可说是一条新路。”又说:“新路是只接受了旧诗词的影响,或者说从诗词蜕化出来,好像蚕已经变成了蛾。即如《飞行小赞》一诗,它的音节好像辛稼轩的一阙小令,却又不像有意模仿出来的”。

然而事隔不久,陶行知却以《另一看法》为题,针对胡适的《飞行小赞》反弹琵琶:“流尽工农汗,还流泪不息。天上不须半日,地上千万滴!辛辛苦苦造飞机,无法上天嬉。让你看山看水,这事倒稀奇。”

有位人称“小先生”的张健对陶行知说:“这种事并不稀奇,我想把末尾一句改为‘让你看山看水,还要吹牛皮’”。陶行知颇以为然,高兴地说:“这一改,把胡诗人描写得格外活跃。”紧接着,上海某报登载此消息,其标题为:《两个安徽佬》。

后来,陶行知先生也有机会坐上了飞机,萌发了诗兴。但此时他还没忘记讥讽一下“胡诗人”,写出了《飞行有感》,其中一首是这样写的:“我也‘凌云无碍’,看了一个大概。一块块的田地是谁种?一座座的屋子是谁盖?除了山和水,问是谁造的世界?”

陶行知致力于平民教育与乡村教育,胡适热衷于精英教育,所以陶行知对普通大众要比胡适感情深得多,与陶行知对社会底层的满腔热情相比,胡适的态度可以说是很冷漠。这就是陶行知为何要多次嘲讽胡适的原因之所在。尽管这些嘲讽有些刻薄,但丝毫未减我们对陶行知先生的尊崇之情。因为中国要富国强民,需要的正是陶行知这样的教育者。

  评论这张
 
阅读(14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