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徐而谈

小学语文教学研究。文学评论与阅读。

 
 
 

日志

 
 
关于我

徐如松 1986年参加工作,任校长15年,现任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副主任。中学高级教师,市名师,省优秀教师,省名师培养人选,省中小学“高级访问学者”,“浙派名师”培养人选。2次获市“书香家庭”,2次获市“年度读者”,2015年获浙江教育报“书香人物”,在《中国教育报》《语文教学通讯》《教学月刊》等发表教学论文、散文、小说评论200多篇,是《小学语文教学》《教师博览》杂志签约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严母”与“慈父”  

2013-04-30 22:02:29|  分类: 闲暇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严母”与“慈父”

■  徐如松

往事犹如美酒,时间越久越香醇。今年春天,我有机会外出“挂职培训”,触景生情,便无限怀念起在“黄埔军校”学习那段时光,尤其是“严父”和“慈母”两位导师给我的教诲,至今犹在耳边回响。

“黄埔军校”指的是“浙江省小学语文教学研究班”,是在时任省教委主任邵宗杰同志的倡导下开办的。每期为时半年,共办了10期。1990年上半年,我有幸乘上了“末班车”,成了著名特级教师朱雪丹和小语教学法专家杨惠棠先生的“关门弟子”。

记得报到之日是2月16日,我打着铺盖,乘着绿皮火车来到杭州市中山北路第一小学报到。那天正好是星期日,在校门口接待我们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女教师。她身材清瘦,眼眶有些凹陷,言辞不多。给我们作了必要的交代之后,她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傍晚,这位女教师又出现在了我们的宿舍(教学楼三楼的空教室,男女各一间)。她注意地观察着我们的举手投足,倾听着大家的交流、问候,显出若有所思的样子。这位女教师就是我们的班主任——著名特级教师朱雪丹。她就以这样默默无闻、大智若愚的形象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而我却有眼不识泰山。

在以后的日子里,朱老师总是像军人一样严格要求我们,什么六点钟起床啦,被子要叠得方方正正啦,早锻炼之后及时做好打扫包干区啦……事无巨细,都要亲自过问和检查。上课的时候,朱老师喜欢先在黑板右上方写上两三句“名人名言”,要求我们摘抄在一个专用本上,然后领着我们朗读两遍。现在想想,这些名人格言,对我的生活和工作起到了多大的作用啊,真是潜移默化、无心插柳啊!

开始上课了,朱老师则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我弄不明白朱老师的这股热情从何而来。她热情四射,肢体语言恰到好处,而且引经据典,将自己丰富的教学实践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大家,身教与言传相结合,简直达到了妙语连珠、出神入化的程度。朱老师言之所至,无不使我茅塞顿开。这就是朱老师传递给我们的“正能量”。事实上,朱老师的身体状况并不佳,我有时发现她在上课的间隙暗暗吃着药丸。后来,我终于找到了答案,朱老师对我们的严格要求和她自己上课的全部热情,盖源于她对小语教学事业和莘莘学子们的无私的爱。

在“黄埔军校”,给我们上课除了朱老师这位“严母”之外,还有一位“慈父”——小语教学法专家杨惠棠先生。杨老师当时在省教委师范处任职,他的名字并不陌生,浙江版小语教材编著者页上,都能找到他的大名,只不过是未曾谋面而已。在我的想象中,专家总是满腹经纶、滔滔不绝,开口这个理论闭口那个研究什么的,杨老师的第一堂课彻底打破了我对专家的成见。他穿着一件淡蓝色中式对襟衫,不多的白发梳理得一丝不苟,随和得与常人没有什么两样,脸上始终流露着善意的微笑,言语中没有一句深奥的理论,总是那么通俗易懂、深入浅出。在杨老师给我授课的这段日子里,我们的班级已经从杭州迁至富阳教师进修学校。我有幸与杨老师同住一室,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啊!每天傍晚,当别人出去散步的时候,我总是缠着杨老师问这问那,童话故事怎么教,集中识字怎么处理……记得有一次,我与杨老师就《鹬蚌相争》中“鹬被蚌夹住了怎么还能说话”争得面红耳赤,结果是谁也说服不了谁。过了几天,杨老师耐心地对我讲解了他对童话的理解,尽管我还是有点“不服气”,但杨老师还是赞赏了我的质疑精神。

我那是常常想,就是现在也还是这样想,朱老师和杨老师对我们的关心和教育真可谓无微不至。当时,我们学员戏称朱老师和杨老师为“严母”和“慈父”,多少有些戏谑之意。初听起来似乎有些角色错位,而事实的确如此,朱老师对我们是这样的“冷若冰霜”,而杨老师却是我们的“忘年交”。他俩围绕着共同的目标,一唱一和,严以济慈,把培训班办得红红火火,充满了生机和活力。

在严母、慈父的教育下,我们在短短的半年时间里,学到了许许多多书本上没有的知识和技能,对我们的终身发展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现在,培训班出来的学员,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发挥着骨干引领作用,有的评上了特级教师、有的当上了劳动模范、有的管理者着一所小学……所有这些成绩的取得,都与“严母”和“慈父”的人格力量和教诲紧密相连。(本文写于1999年12月)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