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徐而谈

小学语文教学研究。文学评论与阅读。

 
 
 

日志

 
 
关于我

徐如松 1986年参加工作,任校长15年,现任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副主任。中学高级教师,市名师,省优秀教师,省名师培养人选,省中小学“高级访问学者”,“浙派名师”培养人选。2次获市“书香家庭”,2次获市“年度读者”,2015年获浙江教育报“书香人物”,在《中国教育报》《语文教学通讯》《教学月刊》等发表教学论文、散文、小说评论200多篇,是《小学语文教学》《教师博览》杂志签约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丑树(散文 修改稿)  

2013-01-07 10:38:44|  分类: 闲暇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丑  树

◎  徐羊

元旦回了一趟乡下老家。下午,我与八十高龄的老父亲在屋檐下晒太阳聊天。我看到稻场前面有一棵高大的水杉树,差不多三层楼的高度,树径至少有三四十公分了。我说,这棵树可以派点用场了。父亲平静地说,现在造房子基本不用木料了,再说水杉木质不好,派不了什么用场。即使有人来收购,也只有二三十元钱一担,值不了几个钱的。还是让它留着,任其春夏秋冬,一岁一枯荣。

下乡老家四周,在我小时候是有很多树的。因为老家虽属嘉地,但与与海宁双山毗邻,所以孟浩然的诗句“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是逼真的写照。树种很多,有大樟树、白榆树、苦楝树、枣树、椿树、柿树、槐树,还有两个竹园。当然,更多的是成片成片的桑树。如今,这些树木都已经不复存在了。就是桑树林,也少了许多。

我与父亲的话题还没有离开树。父亲说,你记得吗?为了送你到湖州读书,那年把那棵大榆树给卖了。后来,哥哥结婚,又把大樟树给卖了。父亲细数家珍,我都历历在目。如今,我儿时眼中的树林,只剩下河埠头旁的一棵榆树了。

这已经是一棵老榆树了,自我懂事那会起,就早已长在河边了。这棵榆树长得真不好看,没有水杉的挺拔,没有泡桐的粗壮,它弯弯扭扭的,表皮是那样的粗糙,枝叶上一年四季总是挂满了虫窟,全家人都叫它“鬼头榆树”。总之一句话,相对于稻场前的水杉而言,这棵榆树真是丑极了,除了能够给到河埠头洗衣淘米的人撑出一片阴凉之外,其他真是一无是处。

在我的记忆中,这棵丑树似乎永远那么丑,永远也长不大。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身为下乡知识青年的大姐夫正与大姐谈恋爱。大姐夫经常来我家,有时候还给我和妹妹带来颗大白兔奶糖。记得有一天,大姐夫拿来一架海鸥牌照相机,给大姐拍照。其中有一张就是照在河埠头的这棵丑树下照的。那时,这棵丑树也不比现在小多少,大姐身着大红头绳衫,带着一个塑料发箍,一手垂下,一手上扬,拉着丑树的一个枝条。当时自燃没有“茄子”之说,只见大姐夫咔嚓一声,就把大姐姣好、幸福的容貌定格了下来。

母亲还在世的时候,我家有一个大镜框挂在正厢房的东墙上。这个大镜框相当于今日的“形象展示牌”,大姐的这张照片就夹在这个镜框里。当然,我和哥哥的证件照也忝列其中,还有二姐和妹妹的合影,母亲的正照也夹在其中。那时的农闲时间,村坊上的妇人还有走家串户的习惯,如果到我家里,母亲就会抓出一些油盐豆招待。大家边吃边听母亲讲述“照片后面的故事”。后来,分家造新房,我长期在外求学。母亲过世以后,这个镜框终于找不到了。

我之所以对大姐的这张照片印象深刻,是因为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看到海鸥牌照相机的“真身”,记忆中好像是什么EF型号。那时候,如果脖子上能借一个相机挂着,比现在拿一个爱疯手机不知要新潮多少倍。至今还记忆犹新的原因,不在于大姐脸上的幸福,而是大姐身旁的这棵丑树。这棵丑树经历了三十多个春秋,至今依然如故。何故?我想到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古训。为什么许许多多的树木早已被砍伐,因为它们都过早地“十年树木”。

老家河埠头的这棵“鬼头榆树”,之所以能够风也过雨也过,经历三十多年的沧海桑田而兀立,其全部秘密就在于一个“丑”字。丑到极处,也就是它的长处。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