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徐而谈

小学语文教学研究。文学评论与阅读。

 
 
 

日志

 
 
关于我

徐如松 1986年参加工作,任校长15年,现任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副主任。中学高级教师,市名师,省优秀教师,省名师培养人选,省中小学“高级访问学者”,“浙派名师”培养人选。2次获市“书香家庭”,2次获市“年度读者”,2015年获浙江教育报“书香人物”,在《中国教育报》《语文教学通讯》《教学月刊》等发表教学论文、散文、小说评论200多篇,是《小学语文教学》《教师博览》杂志签约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丑树  

2013-01-06 21:05:59|  分类: 闲暇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元旦回了一趟老家。那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我与八十多岁老父亲在屋檐下晒太阳聊天。聊着聊着,我看到稻场前面有一棵高大的水杉树,有三层楼的高度,树径估计有三四十公分。我说,这棵树可以派点用场了。父亲说,现在造房子基本不用木料了,派不了什么用场了,即使有人来收购,也是有二三十元一担,值不了几个钱。还是让它留着,任其春夏秋冬,一枯一荣。

        既然说到了树,我的视线里又逮到了河沿埠头旁的一棵榆树。这是一棵榆树,我是认识的。但我要说,这是一棵丑树。没有水杉的挺拔,它弯弯扭扭的,表皮是那样的粗糙,而且一年四季总是挂满了虫窟。总之一句话,相对于稻场前的水杉而言,这棵树真是丑极了,除了能够给到河埠头洗衣淘米的人撑出一片阴凉之外,其他真是一无是处。

        在我的记忆中,这棵丑树似乎永远那么丑,永远也长不大似的。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身为下乡知识青年的大姐夫正与我大姐找对象。大姐夫经常来我家,有时候还给我和妹妹吃几颗大白兔奶糖。记得有一天,大姐夫拿来一架海鸥照相机,给大姐拍照。其中有一张就是照在河埠头的这棵丑树下照的。那是,这棵丑树也不比现在小多少,大姐一手自然垂下,一手上扬拉着丑树的一个枝条。大姐夫咔嚓一声,就把大姐姣好的容貌定格了下来。母亲还在世的时候,我家有一个镜框挂在正间的东墙上,大姐的这张照片就夹在这个镜框里。当然,我和哥哥的证件照(当时叫毕业照)不会少,还有二姐和妹妹的合影,母亲的正照也夹在其中。后来,分家、造新房,我长期在外求学,母亲过世,这个镜框终于找不到了。

        我之所以对大姐的这张照片印象深刻,当时的原因在于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海鸥牌照相机,记忆中好像是EF型号的。现在记忆犹新,更在于大姐身旁的这棵丑树。这棵丑树经历了三十多个春秋了,至今依然如故。何故?我想起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古训。为什么许许多多的树木早已被砍伐,因为它们早已“十年树木”。老家河埠头的这棵丑树,之所以能够经历三十多年的沧海桑田,风也过雨也过,其全部秘密就在于一个“丑”字。丑到极处,也就是美到极处。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