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徐而谈

小学语文教学研究。文学评论与阅读。

 
 
 

日志

 
 
关于我

徐如松 1986年参加工作,任校长15年,现任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副主任。中学高级教师,市名师,省优秀教师,省名师培养人选,省中小学“高级访问学者”,“浙派名师”培养人选。2次获市“书香家庭”,2次获市“年度读者”,2015年获浙江教育报“书香人物”,在《中国教育报》《语文教学通讯》《教学月刊》等发表教学论文、散文、小说评论200多篇,是《小学语文教学》《教师博览》杂志签约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习作,与技术无关?  

2012-07-22 13:04:48|  分类: 观点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习作教学,到底是重内容还是重表达?这是一个老生常谈而又似乎永远找不到答案的问题。我的观点是,课堂上的习作教学,第一应该重表达,也就是习作的技术不容忽视。在课堂习作教学之前,充实学生的生活,丰满学生的习作内容也是十分重要的。两者之间应该有一个先后问题,但是很多教师不同意我的看法,我只能存一家之言。

        昨天拿到最新一期《读写月报新教育》,也就是2012年第六期。今年的《读写月报新教育》还算来得准点,要是去年,就算暑假到了,估计也只能看到第三期。我对《读写月报新教育》的总体评价,不是很高,总觉得有点装腔作势,或者说稍有点另类,但毋庸讳言,每期还算有几篇文章可以阅读的,这也就够了。

         这次吸引我的是纪现梅老师的《作文课》以及评课。纪现梅老师的习作课,其实就是一节谈话课,习作方法的指导几乎没有。这样的习作指导课可以说20年来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变化。如果一定要说有,那就是在于谈话的话题有所变化,对学生有所尊重,但谈话一结束,往往还是那句话——“把你自己的想法写下来,爱怎么写就怎么写”。 这正是我所失望的地方,习作教学,怎么一点技术指导都没有了?

        梁卫星老师的评课,非常赞赏纪现梅老师的做法,他坚持“作文无技巧”“与技术无关”的观点。梁卫星老师指出,“作文必须是真善美,他行于所当行,止于所当止,有时候可能是一句话,有时候可能是千言万语,因人而异,因时而异。”我觉得梁卫星老师的说法固然不错,但是对绝大多数学生来说,要求显然过高。要知道,学生不是作家,他们不会随心所欲。孔子云,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七十随心所欲不逾规。人虽然具有自燃性,但更具有社会性。

        与之相对的是特级教师张学青,一位吴江市的美女教师,她的观点是习作教学不能缺失“技术”,与我不媒而合。她引用梁启超先生的转引的孟子的观点,说,“大匠能予人于规矩,不能使人巧”,意思是说,“规矩”是可以教学的,但是“巧”却不能。我所理解的“规矩”,就是习作教学的一些基本“技术”,当然包括如何开头结尾,如何刻画人物的言行与心理等,“巧”指的是这些“规矩”的融会贯通。读到这里,我总算找到了一位知音,我认为,习作教学教学“规矩”也是必要的,要一定要着眼于“巧”为目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习作教学,不能缺失“技术”。在这方面,鲁迅先生也曾今在给萧军萧红的信中说他自己的散文集《野草》“技术”不坏,也就是说鲁迅先生对自己的“在我的后院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这样的表述津津乐道。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