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徐而谈

小学语文教学研究。文学评论与阅读。

 
 
 

日志

 
 
关于我

徐如松 1986年参加工作,任校长15年,现任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副主任。中学高级教师,市名师,省优秀教师,省名师培养人选,省中小学“高级访问学者”,“浙派名师”培养人选。2次获市“书香家庭”,2次获市“年度读者”,2015年获浙江教育报“书香人物”,在《中国教育报》《语文教学通讯》《教学月刊》等发表教学论文、散文、小说评论200多篇,是《小学语文教学》《教师博览》杂志签约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农民的劣根性  

2012-01-04 21:29:10|  分类: 专业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收到2012年第1期《小说月报》已经有几天了。元旦假期,无暇阅读。今晚读了编辑首推的《扩道》,原载《当代》2011年第5期,作者谈歌。谈歌先生个名作家了,河北省作协副主席,去年的《小说月报》转载过他的《豆腐脑年谱》,也很有看头。我们小学语文教材中有一篇《桥》,属于微型小说,塑造了一个党支部书记的形象,“他像一座山”,也是谈歌的作品。

        读完《扩道》,我感到十分的真实和震惊。现实生活中,拆迁的情况就是这样,结果往往是政府出于和谐社会,不了了之。关于拆迁的题材,名记“大眼”李承鹏的《李可乐抗拆记》号称“第一”,但与谈歌的这部中篇来说,无法相提并论。谈歌先生的作品,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正义战胜邪恶,政府有能力根除农民的小农经济思想和劣根性。这个过程虽然艰巨,代价也不菲,但是县委书记、县长始终代表了国家改革的方向,绝不望而怯步。小说的题目其实已经向读者作出了昭示,正如小说中写的这样:“人如果强壮,血脉一定要通畅。”下洼地村的农民,最后以自己的贪婪为代价,得到了一些教训。但愿不是结好了伤疤忘了疼,但愿教训是深刻的。因为劣根性不除,“民主”就不能推行。

    下面转引一篇评论:

该扩的岂止是道路——评谈歌中篇小说《扩道》(作者宸之韬) 

这是一个发展的时代,这是一个变革的时代,这是一个阵痛的时代,这是一个浮躁的时代。那么在这样的社会里,有渴望、有冲动、有利益,更有冲突、有矛盾、有牺牲。文学作品既要表现生活、反映现实,更要深入内心、探索人性,才能算是好的作品。

谈歌的中篇小说《扩道》就是一部及时反映这种矛盾与冲突、深入探索人性与社会的好小说!

以前我们常常说钉子户如何如何的阻挡建设、贪婪成性、可悲可叹,后来要建设和谐社会了,要重视民众的利益,要顺应时代的变化,反对强拆了。如是乎,一夜之间,农民成了老大,和谐成了口号,该强拆的也好不该强拆的也罢,通通不能强拆了,如出了事故那你的官也当到尽头了。因此,地方官员成了惊弓之鸟,生怕拆迁引起什么矛盾,发生什么动荡。事实上呢?是不是一切强拆都不合法?是不是一切农民的阻挡都有道理?《扩道》就给我们说了这样一个故事:县委书记张辰光接下前几任留下的一堆烂摊子,其中,要疏通和扩建南北大道,可是被一小撮钉子户们把着。而这些钉子户的房子都是听说有拆迁而临时搭起来的违法建筑,政府要拆迁了时就将老弱残废婆娘娃儿一泼一泼推上风口浪尖。因此才有“西里县扩道拆违工程,已经启动三年”,却落得个“酿成了群体事件”的下场,书记陈向南被停职、县长周永建被免职。张辰光是好样的,上任伊始就能勇敢面对,亲临拆违现场,开启了扩道拆违的序幕。张辰光的几句话让我很是感动:“这件事,不是我张辰光决定的,也不是赵成久县长决定的,你们反对,就是反对全县大多数人民的意见,就是破坏全县人民的利益。”“我今天倒要问问你们,你们是什么东西?你们还有没有人性了?为了自己的那一点点利益,就把老人家推来当炮灰?”

下洼地村的故事就更是让我们瞠目结舌:1941年春天,国民党军队一个团的兵力在西里县阻击日军,掩护主力部队转移。战斗进行了一天两夜,这一个团的战士只剩下几十个人和十八名伤员。阻击的任务完成后,这几十个人的队伍就撤出了,十八名伤员藏在了下洼地村。日本人在这个村子贴出了一张限期的布告,要求这个村子在三天之内交出负伤的中国士兵,便不再血洗这个村子。结局很令人失望,没有用三天,就在第二天,这个村子的老百姓就商量定了,把十八名伤病员绑了,押到村外,交给了日本人。于是,这十八名伤病员就被日本人绑在了村外河滩的柳树林里,用刺刀挑了。当年村子里一个叫小山儿的放羊的孩子,听到村民们商量的事儿马上就告诉了养伤的士兵,士兵让他快去给部队通风报信。小山儿还没有跑出村去,就被村民抓住了捆绑起来。幸好绑得不牢,小山儿逃了。等到小山儿找到部队再赶来时,那些伤病员已经被日本人用刺刀挑了,村民却众口一词地对部队说,伤员们离开了村子,他们不知去向。用张辰光的话来说:真是“很丢人呀!”

下洼地村出卖十八名伤员给日本人后,集体失声,绝口真相。“出卖伤病员的事情,这个村子竟然没有人承认带头。”“他们甚至打出了另外的旗号,他们当年向日本人交出去的是国民党士兵。是革命的行为。”要是下洼村的人能警醒过来,改正过来,勤劳致富也还罢了,可是他们不仅不反思自己的人性,不反思自己的行为,不反思自己的过错,反而有些变本加厉似的继续做着蠢事:当年逃出去的小山儿已经成为一名成功的商人,并改名为罗大明。当下洼地村得知有这样一个乡亲时,竟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求上门去,以亲情和乡情跪求罗大明拉村子一把。罗大明不计前嫌,明知下洼地村那1200亩乱河滩就是一片死地,仍倾其所有,把1000万元交给家乡投资办企业。下洼地村民见到白花花的银子,哪有什么发展生产的兴趣,而是把卖地钱分来花掉了。当又一个财势更大的商人出现在下洼地村面前时,下洼地村的村民像他们的前辈一样,又一次选择背叛,选择了出卖罗大明。这个大商人叫楚昆阳,愿意出大价买下这1200亩不毛之地做房地产开发,并付了100万定金。下洼地村绝无反顾,不依不饶,使出百般手段赶走罗大明时,全村竟恬不知耻地放起鞭炮。不过,这一次,下洼地村及其村民们却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原来,这个为下洼地村挖掘陷阱的楚昆阳,竟是当年抗日名将之后,他爷爷就是那十八烈士的中央军“老团长”。楚昆阳用100万元“钓”回了罗大明的1000万元,惩罚了下洼地村叛徒后代们的村德民风。接着楚昆阳把这1000万元投入南北大道建设工程。

读到这里,你觉得下洼地村是不是应该受到惩罚?下洼地村的村民比起那些阻止扩道拆违的村民来,比起那些身上淋上汽油试图“螳臂挡车”的人来,比起那些在“和谐”的名义下做出影响大局的事体的人来,是不是更丑陋更无耻?是不是更应该受到批判?

张辰光书记说的一席话,久久地回响在我的耳边:“大家不要曲解‘和谐’这两个字,有问题,总要揭开。如果真是政府错了,政府要负责。如果是下边错了,就不能怕他们人多闹事,就用钱收买。政府有多少钱?政府不是银行。就算是银行,经营不好,也有倒闭的时候呢。” 

我仿佛看到作者就像一位严谨的外科大夫,手执手术刀,正在毫不留情地解剖着我们民族中那种势利、忘恩负义、无正义感、鼠目寸光、缺乏民族精神的劣根性。

在这个浮躁的现实社会里,扩道是必须的,否则路只会越走越窄,直至穷途末路。但是,仅有扩道是不够的,更要拆违,要拆除心灵的毒瘤与樊篱,要根治人性的丑陋与险恶!所以我们要有批判的决心、反思的勇气,更要有辛辣的解剖、勇敢的精神。

也许,《扩道》带给我们的,就是这种反思和批判。

  评论这张
 
阅读(4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