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徐而谈

小学语文教学研究。文学评论与阅读。

 
 
 

日志

 
 
关于我

徐如松 1986年参加工作,任校长15年,现任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副主任。中学高级教师,市名师,省优秀教师,省名师培养人选,省中小学“高级访问学者”,“浙派名师”培养人选。2次获市“书香家庭”,2次获市“年度读者”,2015年获浙江教育报“书香人物”,在《中国教育报》《语文教学通讯》《教学月刊》等发表教学论文、散文、小说评论200多篇,是《小学语文教学》《教师博览》杂志签约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奶奶的米囤  

2011-09-15 14:10:34|  分类: 闲暇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奶奶的米囤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还只有10岁上下。那时,奶奶的房间是兼做趸米的仓库。我家有一个大米囤,一个小米囤,米囤还能像造楼房一样往上接,差不多要碰上屋顶的横梁。奶奶说,如果家里的米囤满满的,全家人差不多能够吃2年,遇到个荒年也就用不到担心。那时我家12口人,每天按5斤米计算,两年就的有3600多斤。

我每次走进奶奶的房间,特别是夏天时节,总能闻到一股浓郁的陈米味道——现在已经没有人能够闻得到此味了。那是一种说不出的味道——是享受?也许吧,那确实是一股丰收的味道呀!然而毕竟有些难闻——既使人窒息,又有些呕吐感。在闻到陈米味的同时,往往还会看到许多米虫在稻草做的米囤周边匍匐,白白的,一弯一挺,与粪桶中的孑孓简直一模一样,怕得我不敢近前。

有时候,由于米淘得不干净,饭碗里总要吃出米虫来。每当此时,我惊慌失措,用筷子连拨带挑,而奶奶总是笑呵呵地说,不用怕,米虫是吃了米长大的,也能吃,还营养呢!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我家照例收进许多新米,白白的,晶莹剔透,与暗黄的陈米完全不同。使我感到奇怪的是,每年秋收,奶奶只烧一次新米饭和新米粥给我们吃,说是尝尝鲜。听起来,奶奶也是知道新米饭要比陈米饭好吃。但是,为什么就仅此一次,绝不破例了呢?我好奇地问奶奶。奶奶说,陈米烧出来的饭要“胀”,虽然新米囤在米囤里,时间一长好像在少起来,其实不少。同样一升米,陈米烧出来的饭要多一些,而且吃了更加耐饿。后来在初中接触到能力守恒定律、物质不灭定律时,我猛然感悟到,奶奶虽然没有学过物理,其实,这个朴素的道理奶奶早就掌握了。

三十多年过去了。如今,奶奶的房间连同那个高大的米囤都不复存在了,我也早住进了城里的小高层,吃上了20斤一袋的“五芳斋”米。然而不知怎地,奶奶房间中的米囤却常常浮现在我脑海里。或许,这就是我人生获得的第一笔财富吧。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