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徐而谈

小学语文教学研究。文学评论与阅读。

 
 
 

日志

 
 
关于我

徐如松 1986年参加工作,任校长15年,现任嘉兴市秀洲区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副主任。中学高级教师,市名师,省优秀教师,省名师培养人选,省中小学“高级访问学者”,“浙派名师”培养人选。2次获市“书香家庭”,2次获市“年度读者”,2015年获浙江教育报“书香人物”,在《中国教育报》《语文教学通讯》《教学月刊》等发表教学论文、散文、小说评论200多篇,是《小学语文教学》《教师博览》杂志签约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过一种书的生活  

2011-07-27 13:04:25|  分类: 闲暇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生活

 

妻和女儿等从厦门回来,有惊无险。我调侃说,还是呆在家里最安全,看看书,看看电视,上上网,买买菜、烧烧饭、喝点酒,优哉游哉。秀才不出门,尽知天下事。你们刚到厦门,晚饭后急着奔向厦门大学“一起去看流星雨”的时候,我从网络和浙江卫视中已经得知,稍晚的两列动车已经发生了追尾。但是为了不影响你们的好心情,我当时没有电话告知你们,而是到了第二天早上,我才告知,原因是第三天回家可能要耽搁。后来没想到恢复通车这么快,有点出乎意料。从私心讲,我是希望尽快恢复通车的,但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到24小时就宣布“没有生命迹象”了,而且后来确实有从废墟中挖出个“小伊伊”,铁道部被大众唾弃,也就不足而怪了。

之前,我到新华书店买书,看到一本朱德庸的新作——《大家都有病》,漫画书。我知道女儿是喜欢朱德庸的。一看定价,太贵啦!尽管我有张贵宾卡,8.2折,还是比不上网上书店的6折,最多到7.2折。一本几十元的书,相差1折就是几元了。我只买了《谁来办好每一所学校》和谢冕先生的《阅读一生》。回到家,上网订购了《大家都有病》,这是女儿的,当然,我也可以消遣看看。自己顺便也订购两本——王蒙先生的成名作《青春万岁》和杨澜的新作《一问一世界》。

杨澜的新作《一问一世界》,眼下正在《南湖晚报》上连载。我只不过看看标题而已,主要是字号太小,还有一点是每天一点点,不过瘾。更为重要的是,我也有一个买名人“传记”的习惯。记得杨澜的第一本传记是《凭海临风》,至今10多年了,蓝色的封面,杨澜的一个侧影,书内很多照片。当时我囊中羞涩,感觉这本书文字少图片多,反复婆娑之后,还是不买,实在是舍不得口袋中仅有的几个银子啊!同样道理,著名演员刘晓庆的《我的路》,也这样失之交臂,不能不说是憾事。后来,央视著名节目主持人赵忠祥老师出版了《岁月随想》,我毫不犹豫地买了。这大概是我买名人传记的滥觞吧。这本书是1995年12月出版,我是1996年春天买的,至今放在我的书柜里。

前几天,我阅读《文学报》,正好有一个“新批评”专栏,是关于画家范曾先生的“批评”。刊载的两三篇文章,真的都是“批评”。有一篇文章引用赵忠祥先生《岁月随想》中的文字,说范曾自诩“坐四望五”,不知天高地厚。我查阅了《岁月随想》一书,

发现在《半师半友书画缘》一文中写道:“他对我说过一段话。他说,画分九品,可分为正六品与负三品。一品,谓之画家,作品赏心悦目;二品,谓之名家,作品蔚然成风;三品,谓之大家,作品俱往开来;四品,已成大师,凤毛麟角;五品,谓之巨匠,五百年出一位;六品,可称魔鬼,从未看到。负一品,不知美为何物;负二品,看之愈久,离其愈远;负三品,与美不共戴天,在艺术的审判所,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我问他,那么,你认为你属于这九品当中的哪一品呢?他颇为自得地笑着说,哈,我是坐四望五,以待来日。”(第140页)老实说,当初我阅读《岁月随想》,没有顾得上那么多,现在看看,“范大师”确实言过其实了。“坐四望五”是什么含义,无非是“五百年才出一位”了。这样的评价,在文学家那里,唐代李白、杜甫、白居易可以接受,宋代苏轼可以接受,清代曹雪芹可以接受,现当代鲁迅可以接受;画家那里,据说范大师比肩八大山人,其实还差得远呢!随便举一例,傅抱石比得上吗?齐白石比得上吗?徐悲鸿比得上吗?别说五百年,想各领风骚五十年都难啊!还是赵忠祥说的谦虚一点:“可见,他认为我连正一品都不够格。”当然,赵忠祥是主持人,并不是画家,如果你是“正一品”,岂不是“谓之画家”,岂不是“作品赏心悦目”了,岂不是要抢人家饭碗了?

    话扯远了。我本无意臧否范曾先生,只是,任何事情都得有个度。做人第一,画画第二;或者说做人第一,工作第二,先成人再成才。还有,阅读人物传记(包括自传)随笔,从中可以发现很多历史,而且大都是可以采信的。真正的历史,往往是在不经意间表达出的。杨澜在《一问一世界》中写了这样一件事:即将卸任的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说他11岁时到白宫参观,看到基辛格博士行色匆匆,随便问了一句,您这是去哪儿?基辛格博士随口说“去中国”。这算是不是当时最为机密的国家机密,而基辛格博士却在不经意间说了出来。还有,这次温州动车追尾,铁道部发言人说“不知道你们(记者)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你是发言人呢,还是受众?其中的逻辑是什么?幕后真正的“发言人”是谁?古人说,尽信书还不如不信书。现在看起来,还是信书比较好。人的嘴巴(口语)实在变化太快,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书,毕竟是白纸黑字啊!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